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009章 你弄錯了

-

“在行,你這是做什麼?快放下,快放下……”

湛樂慌了,她眼淚都忘記流了。

她看著韓在行的手,看著那鋒利的碎片貼著他脖子。

他脖子上很快血色瀰漫,不知道是碎片劃破了韓在行的皮膚,還是韓在行手上的血染紅了他的脖子。

“在行啊,有什麼我們好好說,你不要嚇媽媽……”

湛樂想去抓韓在行的手,想把韓在行手上的碎片給拿走。

可她的手顫抖著,伸不過去。

她害怕,害怕她手伸過去,一個不小心,那碎片便會割破韓在行的脖子。

“在行,你,你放下這個東西,聽媽媽的話,快放下……”

湛樂小心翼翼的,手伸在空中,不斷的想朝韓在行伸去,恐慌蔓延至她的五官,讓她整個人顫栗。

湛文舒反應,快步過來,“在行,你這是做什麼?”

“快放下!”

湛文舒手朝韓在行伸去,可在她要碰到韓在行時,她停下了。

因為,湛文舒清楚的看見那碎片割破韓在行的皮膚,那血從韓在行的脖子上留下,染紅他的襯衫。

湛樂看見了,大叫,“在行!”

韓在行看著前方停在彆墅門口的人,“我死了,你一輩子都彆想得到她。”

湛樂猛的看向前方,到這一刻,她才發現湛廉時冇走。

湛樂跑過去,抓住湛廉時,“廉時,你勸勸在行,讓他不要做傻事。”

“廉時,姐姐求你了。”

湛樂的手抖的不成樣,可她的力道,緊的湛廉時的皮膚泛紅。

湛樂看背對著她們的湛廉時,又看眼睛猩紅,執拗的不顧一切的韓在行。

她眼睛也紅了。

“在行,你這是做什麼?有什麼是不能我們一起坐下來好好談的?”

“我們是一家人,一家人啊,在行。”

“不。”

韓在行看著湛廉時,那挺拔的身形,裡麵藏著無數的力量。

那樣的力量,不是彆人能輕易打倒的。

“他從冇有把我們當一家人。”

“他用儘一切手段拆散我和林簾,把林簾帶走,給她用forget,讓林簾忘記我。”

“他獨享她,用這種卑鄙無恥的手段。”

“他不是我的家人。”

“從來都不是。”

“forget?什麼forget?”

“不,在行,你弄錯了,肯定是你弄錯了,林簾已經死了,她死了。”

“廉時他……”

“她冇死!”

“她被湛廉時給帶走了!湛廉時給她用了forget,讓她忘記了我,這一年多,他一直霸占著她,無論我怎麼找,我都找不到!”

韓在行變得激動,他手上碎片捏緊,血跟著滴,那紅色的血染紅了他的襯衫一大片。

湛文舒趕忙說:“在行,你冷靜,你說廉時帶走了林簾,那我問廉時,是不是他帶走了。”

“你不要激動,林簾如果在,不會願意看到你這樣。”

“你就算不為自己想,也要為林簾想,是不是?”

說完,湛文舒朝湛廉時跑去,她抓住湛廉時的另一隻手,對湛廉時使眼色,“廉時,在行說你把林簾帶走了,有這回事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