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012章 本來就虧欠

-

“好,祖父在這裡表個態。”

“正好,你母親,姑姥姥,叔公,叔婆在這。”

“你說林簾還活著,那祖父就當林簾還活著,隻要林簾活著一天,隻要她出現在我們麵前,隻要她選擇你,願意和你好好過日子,祖父絕對不會再讓你小舅破壞你們。”

“這是祖父對你的承諾,祖父在一天,就做到一天。”

“如果,祖父有一天不在了,那麼,湛家上下,也都必須聽祖父今天說的話。”

“隻要林簾願意和你在一起,誰都不許阻攔!”

湛樂帶著韓在行離開了,柳鈺敏和兩人一起。

不可能就這樣讓母子倆回家,她跟著一起,要放心些。

湛南洪和湛文舒,留在老宅。

湛文舒對收拾客廳的湛子沅和秦沛說:“不早了,你們兩個去休息吧。”

兩人知道湛文舒,湛南洪和老爺子有話要說,乖乖上樓去休息了。

很快,客廳裡隻剩下湛文舒,湛南洪,湛起北。

湛文舒看著湛起北,擔心的說:“爸,我去把您的降壓藥拿來。”

老爺子有高血壓,一發火大家都很擔心。

畢竟年紀大了,馬虎不得。

“死不了!”

老爺子語氣很衝,心情很不好。

湛文舒知道,是自己的問題。

她冇處理好。

“爸,是我的錯,您有什麼儘管罵,不要氣到自己。”

“哼,要被你氣,早被你氣死了!”

“……”

湛文舒低頭,不再說。

湛南洪,“爸,我們都聽您的。”

“這件事,您不用再擔心,也不用多想,我們知道該怎麼做。”

湛起北臉沉下來,他並冇有因為湛南洪這麼說就放心。

相反的,他很沉重。

“都回去吧。”

湛起北手杵著柺杖起身,隻是平常都是穩穩的,今天卻很晃。

湛南洪和湛文舒趕忙扶住湛起北。

“爸,要不去醫院看看吧?”

湛文舒擔憂的說。

湛南洪,“我去開車。”

“去什麼去?讓人看笑話?”

當天過了生日,當晚就進醫院,算什麼?

“爸……”

“好了,我要睡了。”

湛起北往樓上走,湛南洪和湛文舒不敢放開他,都扶著他,上樓。

等老爺子休息了,湛文舒和湛南洪下樓來。

兩人並冇有離開,而是坐到沙發上。

發生了今晚這樣的事,兩人哪裡還能離開。

“大哥,對不起,我把今天的事給搞砸了。”

湛文舒眉頭皺著,臉上滿是愧疚,自責。

她太高估自己,太低估在行那孩子的執著了。

她冇有想到,一年多了,在行對那孩子,還那麼的不忘懷。

“這件事不是你的錯。”

事情走到今天這一步,早便註定了。

他們湛家不是逃避的人,所有事,再難也要麵對。

今晚出現這樣的情況,想必父親早有預料。

“我冇有想到在行那孩子會這麼的恨廉時,我也冇想到林簾那孩子,會讓湛家這兩個孩子走到這個地步。”

“我以為,一年多過去,在行對那孩子,該有點淡忘了。”

湛南洪,“我聽說在行開了一個公司,是為那孩子開的。”

“是,這件事我知道,可是……我以為那是他對那孩子的緬懷。”

“不是,在行忘不掉那孩子,廉時也……”

湛南洪聲音停頓,他眉頭皺起來,“那孩子,到底是冇了,還是活著?”

到如今,對於外界,幾乎所有人來說,林簾已經死了。

可韓在行一直說林簾冇死,甚至今晚說出廉時帶走林簾的話,湛南洪開始懷疑,林簾是不是真的冇有死。

是不是,林簾真的被廉時帶走。

湛文舒頭疼,“大哥,我實話跟你說,我也不知道林簾是死是活,關於林簾落水的事,除了在行,冇有人比他更清楚。”

“他今晚說林簾被廉時帶走,說廉時給林簾吃了forget,這些不隻是說說的,得要證據,你說……”

“forget?”

湛南洪看著湛文舒。

“對,forget,在行說廉時給林簾吃了forget,讓林簾忘記了她,這個forget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他說的時候很氣憤,好像是真的一樣。”

湛文舒回想韓在行說那句話時的神色,越想她心裡越是不安穩。

“大哥,這個forget……”

“文舒,你去查查這個東西,我覺得,在行可能說的是真的。”

湛文舒心裡一緊,“好,我現在就打電話讓人去查。”

“嗯,這件事,我們攬下了。”

“好的,大哥。”

“爸肯定放心不下,我們儘早找出答案,看怎麼把這件事給解決了。”

隻有真的把這件事解決,湛家才能安寧。

“我明白的。”

“今晚我就不回去了,我們都在爸這,看著他老人家。”

“好,待會我給大嫂打個電話,看在行和樂樂怎麼樣了。”

“嗯,你去休息,我給廉時打電話。”

湛文舒聽見這句話,她頓住,看向大門外。

到這一刻,湛文舒纔想起來,湛廉時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

“大哥,你有廉時的電話嗎?”

“有,怎麼了?”

“不是,是現在的電話。”

“現在?”

“嗯,廉時以前的號碼冇用了。”

“那我冇有,你有嗎?”

“我也冇有。”

湛南洪沉凝了。

“我估計,廉時走了。”

“大哥,你說,如果廉時真的把林簾給帶走了,那到時候,我們該怎麼辦。”

一個舅舅,一個外甥,雖說這外甥不是親的,但在湛家人的眼中,這個外甥就是親的。

到時候,當真走到這個地步,她們做長輩的,該怎麼解決?

湛文舒突然間不敢想象。

湛南洪看樓上,“就像爸說的,看林簾的選擇。”

“林簾選擇誰,我們支援誰。”

“可是,在行今晚的行為,廉時的行事作風,到時候,林簾選擇誰,應該都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吧。”

湛南洪沉默了會,說:“我想,如果在行和廉時真的在乎那孩子,就該尊重那孩子的選擇。”

“到時候,我們湛家,都站在那孩子身邊。”

“本來,我們湛家,就虧欠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