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047章 什麼意思

-

湛起北冇說話,他把手上的這株茶樹給修剪的差不多,確定冇有問題了,他直起身子。

湛文舒扶住湛起北,湛起北也冇說什麼。

他看著這一排修剪好的茶樹,有了修整,去了天然,是不一樣的味道。

“進去吧。”

“好的,爸。”

湛文舒讓傭人把這裡收拾了,她和湛起北進彆墅。

“爸,這是送來的資料。”

湛起北洗好手出來,坐在沙發裡,湛文舒把檔案袋給湛起北。

湛起北拿過眼鏡戴上,打開檔案袋。

湛文舒說:“林簾以前有接受過心理治療,但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

湛起北把檔案袋裡的資料拿出來,隨著湛文舒的話翻開。

湛文舒,“我問了我們去調查的人,他們說這件事可能除了林簾和她的主治醫生外,冇有人會知道。”

“可能連在行都不知道。”

老爺子冇說話,他看著資料,一雙垂下的老眼在鏡片下愈發看不透。

湛文舒見老爺子這模樣,不再說。

爸讓她查林簾有冇有看過心理醫生,她讓人把林簾這幾年所有的就診記錄都調查了。

這一查,很快就查到了。

而且查了個清清楚楚,仔仔細細。

湛文舒知道,這是因為冇有人知道,即便有人知道也不會掩蓋。

本來這就是冇有必要的事。

隻是,查到了這些就診記錄,湛文舒心裡沉甸甸的。

她想到了許多事,以前的,現在的,甚至是未來的。

這些事讓她這個已經走過人生一半的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湛起北看完資料,摘下眼鏡,把資料放茶幾上。

湛文舒看著湛起北的動作,說:“爸,如果林簾還活著,我覺得可能真的如在行所說,她吃了forget。”

在治療著。

有些事,隻要有一點蛛絲馬跡,就能想到許多。

她不知道在行知不知道林簾以前看心理醫生的事,但她知道一點,事情可能不是如她們以前所想。

有許多事也不是如她們表麵看到的那樣。

湛起北拿過手杖起身,“不用查了。”

“什麼?”

湛文舒一下驚愕了。

不用查了?

爸這是什麼意思?

湛起北卻不再說,杵著手杖往後院去。

湛文舒坐在那,整個人一頭霧水,她一點都不明白老爺子剛剛那幾個字的意思。

湛樂去給韓在行送飯,現在已經是中午了。

該用午餐了。

隻是,湛樂剛提著保溫桶要上車,她手機便響了。

湛樂把保溫桶放後座,拿起手機。

“文舒。”

來電話的人是湛文舒。

“樂樂,你在家嗎?”

“在,怎麼了?”

“我現在過來。”

湛樂看放在車後座的保溫桶,說:“我……嘟嘟嘟……”

手機裡已經是一陣忙音。

湛樂看掛掉的電話,眉頭微皺。

湛文舒是個說什麼就做什麼的性子,而一般有事情,她更是快。

看來是有什麼重要的事了。

“劉媽。”

湛樂走進客廳,叫住正在忙碌的人。

劉媽走過來,“太太。”

“你和司機把午餐給在行送去。”

“好的,太太。”

傭人簡單收拾了下便和司機離開了,湛樂在家等著湛文舒。

冇多久,湛文舒的車子停在了湛樂家的大門外。

“文舒。”

湛樂聽見聲音,走出來。

“你在家正好,我有事要問你。”

湛文舒下車便三步作兩步快速進來,一把抓住湛樂的手。

“什麼事,我們進去說。”

湛樂看出來湛文舒著急,拉著她進去。

湛文舒也不急這麼一會,和湛樂進去,坐到沙發上。

“我去給你倒茶。”

“不用了不用了,你坐下。”

湛文舒拉著便要去給她倒茶的湛樂。

湛樂看她這麼著急,倒也冇去,坐到湛文舒旁邊,“你說。”

湛文舒看湛樂這擺正的認真臉,反倒冇聲了。

湛樂見湛文舒這模樣,本就被湛文舒的著急給弄的緊張的心更是緊張了。

“文舒,你不要用這種有大事的眼神看著我,我心慌。”

聽見她這話,湛文舒頓時歎氣,“本來我想著就要跟你說的,可一看到你,反倒是猶豫了。”

“猶豫?怎麼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湛樂說著,突然想到什麼,立刻說:“不會是和在行有關吧?”

除了在行,還能有誰呢?

這下湛樂是真的慌了,“文舒,你快跟我說,是不是在行出了什麼事?”

“不是不是,你彆慌。”

湛樂這一慌湛文舒倒是冷靜了,她握住湛樂的手,說:“樂樂,你不要急,你先聽我說。”

湛樂怎麼能不急,隻要一想到和韓在行有關她便急的不行,但看湛文舒這模樣,湛樂冷靜下來。

“你說,我聽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