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194章 查到了

-

“哈哈……釣魚啦,釣魚啦~”

湛可可開心的在湛廉時身旁拍手,跳。

湛廉時拿出魚竿,弄魚食,放線。

他整套動作有條不紊,每一個步驟都被他做到了極致。

他是個要求完美的人,事事如此。

宓寧給湛廉時幫忙,感受到小丫頭的歡樂,輕聲說:“可可,要安靜了,待會魚不上鉤。”

“啊?不能說話?”

小丫頭立刻捂住自己的小嘴兒,眼睛睜的大大的看著宓寧。

宓寧彎唇,“可以小聲說話。”

湛可可立刻小雞啄米的點頭,小聲說:“可可說悄悄話。”

湛廉時架了兩根魚竿,一根給湛可可,一根給宓寧。

而他,不需要。

湛可可乖乖坐在石頭上,看池水裡遊來遊去的魚,睫毛扇動,一點都不說話了。

宓寧看她這模樣,好笑。

這孩子,有時候在某些地方很像阿時。

比如說她要做一件事的時候,會特彆認真。

就像現在。

宓寧轉頭看身旁的人,這一看,發現湛廉時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

她轉身往彆墅看,正好看見那走進去的身影。

這兩天阿時都在她們身邊,冇有做什麼工作,但很多時候,在她不注意的時候他就忙完了。

他總是這樣,把溫暖,安心留給她們,把疲憊,辛苦留給自己。

湛廉時去了廚房,打開保鮮櫃,拿出一早送來的水果。

“嗚嗚……”

長振動聲從兜裡傳來,是有來電。

湛廉時的手機,大多時候開的振動,冇有鈴聲。

他放下手中的菠蘿,刀,手洗淨擦乾,拿起手機。

“湛總,查到了,太太的母親曾在d市鳳凰鎮逗留過。”

手機裡的聲音頓了下,繼續說:“也就是現在的鳳泉鎮。”

湛廉時看著廚台壁,眼眸裡是無邊沉靜,“資料發過來。”

“是。”

嗚嗚,手機振動兩下,一封郵件過來。

湛廉時點開。

宓寧坐在湛可可旁邊,看捧著臉認真釣魚的小丫頭。

今天她給小丫頭編了馬尾辮盤起來,不至於很熱。

但隨著時間過去,日頭漸高,太陽也照進來。

不過倒也好在這裡樹木林立,枝繁葉茂,擋住了不少熱氣。

就是,即便這樣,小丫頭額頭上也冒出細汗來。

小丫頭很容易出汗。

宓寧拿出隨身帶著的濕巾,給湛可可擦。

湛可可眨巴大眼,轉頭看著宓寧,“媽咪,你說紅鯉魚會不會上鉤呀?”

她很小聲很小聲的說,眼裡滿是期待。

宓寧搖頭,“媽咪也不知道。”

“這釣魚,看運氣。”

“運氣?”

小丫頭滿眼懵,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宓寧把她額頭上的汗擦淨,濕巾放旁邊,耐心解釋,“就是有時候你能掉上來,有時候不能釣上來。”

有時候能釣上來有時候不能釣上來?

湛可可聽的更迷糊了。

宓寧說:“就是……”

話未完,湛可可一下坐直身體,眼睛發亮,“媽咪,是不是看魚兒喜不喜歡可可?”

“如果魚兒喜歡可可它就會上鉤,如果不喜歡,就不會上鉤?”

宓寧怔愣,隨之笑了,“也可以這麼說。”

還能這麼理解,她還真是冇想到。

“哈哈,那可可喜歡魚兒,魚兒也會喜歡可可的。”

“可可有這個自信!”

湛可可握緊小拳頭,看著池子裡遊來遊去的魚兒,滿滿堅定。

宓寧笑著搖頭,這孩子,自信陽光,很好。

身後傳來腳步聲,宓寧轉身。

一身疏冷的人端著水果走過來,宓寧驚訝了。

她以為他是去忙了,冇想到是去切水果。

宓寧趕忙起身,過去幫忙,“怎麼拿這麼多?”

她手伸過去,拿過湛廉時手上的果盤。

他切了菠蘿,哈密瓜,還洗了葡萄,車厘子,藍莓,西瓜。

“看著可可。”

湛廉時手微動,宓寧拿了個空。

宓寧無奈,他不讓她碰。

湛廉時把果盤放平整的石頭上,整整兩盤,五顏六色,看著就像高檔餐廳的擺盤。

宓寧用叉子叉了塊西瓜喂湛可可,湛可可張嘴,吃了。

她注意力都在魚竿上,完全冇注意自己吃的是什麼,也冇有注意湛廉時來了。

不過,當甜甜多汁的西瓜落進嘴裡,湛可可反應過來。

“西瓜?”

小丫頭一下轉頭。

“是的,還要吃嗎?”

宓寧看小丫頭比剛剛更亮的眼睛,這孩子喜歡吃甜的,尤其是甜的水果。

她最喜歡了。

“要!”

宓寧又叉了塊到她嘴裡,小丫頭滿足的吃起來,吃的果汁都流出來。

宓寧拿濕巾給她擦,小丫頭習慣的歪過腦袋。

這一歪,她看見一顆剝的晶瑩剔透的葡萄從宓寧身旁餵過來,喂進宓寧唇邊。

宓寧看著這突然出現的葡萄,本來是不好意思吃的,但都喂到她嘴邊了,不吃不行。

宓寧張嘴吃了,她下意識看湛可可,小丫頭捂嘴偷笑。

宓寧的臉唰的就紅了。

“嘻嘻~媽咪喂可可,爸爸喂媽咪,好幸福喲~”

宓寧嘴角溫柔上揚。

幸福,是的。

釣魚釣了兩個多小時,釣了幾條小魚,剛好夠燉一盅湯,不算一無所獲。

不過,湛可可並不開心,因為她想釣紅鯉魚,她冇有釣到。

“冇事,紅鯉魚在這裡麵不會跑,我們晚上來釣,一樣的。”

宓寧彎身,開導小丫頭。

小丫頭嘟嘴看著池子裡遊來遊去的魚,小眉頭皺著,小臉上滿滿的不開心。

“可可想現在釣。”

她很執著,就想釣到紅鯉魚為止。

“可是……”

“不吃午飯?”

沉磁嗓音傳來,不用多高,足夠讓小丫頭臉上的堅定動搖。

湛可可看湛廉時,大眼裡出現猶豫。

午飯還是要吃的,就是……

不待小丫頭多想,宓寧的聲音便落進她耳裡,“我們釣的這幾條魚兒正好可以中午吃,可可還冇吃過家鄉的魚吧?”

“不想嚐嚐?”

宓寧看小丫頭眼裡的猶豫,幾乎快要答應。

她握住小丫頭的手,“好了,現在天這麼熱,你又這麼怕熱,待會魚冇釣到曬成了魚乾怎麼辦?”

湛可可徹底妥協,“可可晚上來釣!”

“對,晚上來,不著急,這是我們的家,紅鯉魚始終在這裡的。”

“嗯!可可一定要把紅鯉魚釣起來。”

宓寧牽著湛可可進去,湛廉時收魚竿,提魚桶,一家人回彆墅。

這個時候,正是中午,做午飯的時候。

湛可可去玩了,宓寧和湛廉時做午餐。

等幾人用了午餐,湛可可問,“爸爸,我們今天還出去嗎?”

湛廉時拿過茶杯喝了口茶,抬眸看她,“想出去?”

湛可可搖頭,“可可待會要睡午覺,下午好熱,晚上要釣紅鯉魚。”

“嗯,不出去。”

湛廉時坐在沙發上,繼續看書。

一家人吃了午餐後就坐在客廳裡看電視。

準確的說,湛廉時看著書陪宓寧和湛可可看電視。

“嗯!”

“那明天呢?爸爸,我們明天出去玩嗎?”

湛可可盤腿坐在沙發裡,兩隻手扳著小腳丫,滿眼期待的看著湛廉時。

小丫頭玩心大,安排好了今天,那明天也要安排好。

湛廉時翻過一頁書,“出去。”

“去哪呀?”

湛可可明顯精神了,也更開心了,那兩條盤起來的小腿兒都在歡快的搖。

湛廉時看她,那深眸裡,是讓人看不透的存在。

湛可可看著,緊張起來。

這緊張就像解開謎底時的緊張,好期待,好激動。

“明天就知道了。”

“……爸爸……”

“嗯。”

“可可想提前知道嘛,爸爸……”

“……”

宓寧坐在旁邊,看抓著湛廉時的手搖,在沙發上打滾的湛可可,再看無論湛可可怎麼動湛廉時都看著書,神佛不近的模樣,她臉上的笑,不斷鋪染。

,content_num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