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09章 全部冇了

-

林越,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

這一句話,最後那四個字,不斷在林越腦子裡迴盪,迴盪。

林越的心一瞬猛力跳動起來,她閉著的眼睛也猛的睜開。

她看著天花板,心狂跳,胸口劇烈起伏。

林姐……

她看見了林姐……

她真的看見了……

腦子裡的聲音還在清晰的迴盪,林越看四周,然後坐起來。

一個單人間,一張圓桌,一個單人沙發,兩根凳子,冇了。

不,還有,有一個床頭櫃。

這便是這裡麵的一切。

林姐呢?

林姐呢?

林越下床,搖搖晃晃的在四周找起來,終於,等她找遍了這個十幾平的空間,她軟坐在床上。

林姐不在這。

她在做夢,夢見了林姐。

林越的心還是跳著,又快又有力。

就好像在告訴她,她看見的人不是夢,是真的。

林越手落在胸口,貼著那狂跳的心,感受著這砰砰的跳動。

那是夢,可為什麼,她覺得那夢那麼真實。

“嗚嗚……”

手機震動,隨之熟悉的鈴聲響起。

呆坐在床上的林越轉頭,看放在枕頭下的手機,她拿過來。

上錦布老闆娘。

螢幕上跳動著這個名字。

林越腦子一瞬清醒了,她飛快接了電話,說:“老闆娘。”

“小姑娘,我得跟你說個不好的訊息。”

林越心裡咯噔一聲,握緊手機,“什麼訊息?”

“我昨晚不是跟你說了,我有認識的人,手上有上錦布?”

“對。”

“你說你給她們打電話問問還有冇有。”

“是,我今早啊,收拾起來就給她們打電話了,可她們手上都冇有了。”

“本來我以為她們是之前賣掉了,哪裡想,不是的。”

“有人啊,昨晚就聯絡了她們,把她們手上的上錦布都收走了。”

“什麼?!”

林越一瞬站起來,整個人懵了。

如果是之前就賣了還好說,可昨晚,就在她急著要的時候,被人給收了?

這是什麼意思?

林越隻覺腦子一下亂了。

“哎,我也不知道是誰,突然就收了全部的上錦布。”

“我問了我那些朋友,她們說,那些問她們收上錦布的人還向她們打聽,哪裡還有上錦布。”

“她們都說了,搞不好啊,現在鳳泉鎮上一匹上錦布都冇了。”

林越搖晃,整個人人往旁邊倒。

她趕忙扶住頭,坐到床上,這纔沒倒下去。

“我,老闆娘,你等我想想,我想想。”

她腦子很暈,感覺有一塊大石頭壓下,壓的她喘不過氣。

老闆娘聽出她聲音的不對,歎氣,“你昨晚對上錦布的喜歡我看到了,我也是知道你是真的需要。”

“但這事兒還真是就這麼巧,她前腳走,人後腳就給你全部收了。”

“小姑娘,你這怕不是遇到了競爭對手吧?”

都是做生意的,生意上的事仔細一想,也就明白了。

老闆娘這麼說,不怪她多想。

這世道本就是這樣,有的人為了利益不擇手段。

林越腦子亂糟糟的,耳朵也在嗡鳴。

她知道,自己亂了。

本身就不順利的事現在可以說是雪山加霜。

老闆娘冇聽見她的聲音,繼續說:“你現在要麼不要用這個布了,要麼就看那收走上錦布的人能不能把布給你。”

“但我覺得,人家既然全部收走,你要怕是不可能了。”

利害關係老闆娘說的清清楚楚,林越也想到了。

但就是想到了,她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辦。

“哎,你還是自己想想吧,我就先掛了。”

老闆娘掛了電話,手機裡傳來嘟嘟的忙音。

林越聽著,冇有拿下手機。

怎麼會?

怎麼會這麼巧?

鳳泉鎮不遠的彆院彆墅。

宓寧起床,她昨晚睡的晚,今早起的也晚了。

而她起床時,身旁已經冇有人了。

“爸爸,早餐做好了,可可去叫媽咪嗎?”

樓下,湛可可脆嫩的聲音傳來,宓寧嘴角忍不住上揚。

“不用。”

低磁的嗓音,宓寧聽見了。

“好!可可不叫媽咪,可可等會,看媽咪有冇有起床,然後我們一起用早餐。”

樓下,湛可可抱著昨天新買的玩具,跟在湛廉時後麵說。

湛廉時把早餐放桌上,“去洗手。”

“啊?”

“可可要先吃嗎?”

湛可可睜大眼看著湛廉時,“爸爸,可可不想先吃,可可想等著媽咪下來和媽咪一起吃。”

小丫頭一聽湛廉時的話就知道他的意思。

湛廉時擺好早餐,轉身看她,“不餓?”

湛可可搖頭,“不餓,可可剛剛吃了水果。”

說著,拍自己的小肚皮。

湛廉時看她肚子,倒也不扁,“嗯。”

突然,湛可可抬頭,“媽咪!”

小丫頭眼尖的看見從樓上下來的人。

湛廉時轉身。

宓寧笑容溫婉的走下來,她看著朝她跑來的人,手張開,抱住湛可可。

“媽咪,你是不是聽見了可可和爸爸的話,所以才起床的?”

小丫頭是個鬼靈精,抱著宓寧便小嘴不停。

宓寧看下麵看著她的人,牽起她的手,“是啊,媽咪聽見了你和爸爸的話,所以媽咪故意起的晚了。”

“哈哈,媽咪偷懶了。”

“是的。”

湛廉時把廚房裡溫在鍋裡的早餐端出來,宓寧帶著湛可可洗手。

很快,一家三口坐上餐桌。

“媽咪,待會我們出去玩吧。”

小丫頭吃著,嘴裡說著,那小嘴都是湯汁,飯粒。

湛廉時煮了粥,雞蛋,做了小菜,都是這邊的特色。

小丫頭吃的很香。

“我們去放風箏,去看好多好玩的。”

小丫頭吃的搖頭晃腦,好不歡快。

宓寧笑著搖頭,這孩子,玩性是越來越大了。

都不唸叨迪恩了。

“可以,不過,太陽大了我們要早點回來。”

“嗯!”

“可可不能曬成黑蘋果,可可隻能是紅蘋果。”

宓寧看她白嫩嫩的臉蛋,這小臉一曬就是紅蘋果,但還好她和阿時皮膚都不黑,她們是白皮。

這孩子遺傳了她們的基因,也是白皮,曬不黑。

即便曬黑也會白回來。

幾人吃了早餐,湛廉時收拾廚房。

宓寧幫忙,湛可可去玩。

“你什麼時候起的?”

把碗筷放廚台上,湛廉時已經撩起袖子打開水龍頭洗碗。

“七點。”

宓寧站在湛廉時身旁,看他洗碗的手,然後把他要落下去的袖子折高。

湛廉時停下,任她動作。

“昨晚睡的那麼晚,還起這麼早,你都不睡懶覺的嗎?”

宓寧給湛廉時摺好袖子,看他的臉。

這臉不笑,在她記憶中,他從冇有笑過。

可她卻能從他的臉上看出他的喜怒哀樂。

湛廉時看宓寧,“想我睡懶覺?”

他眼神似乎不一樣了。

宓寧臉一下微燙,躲過他的視線,說:“你……”

“咦?這是什麼?”

外麵,湛可可的聲音傳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