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24章 不是,不是的

-

她眼睛瞪大,胸口劇烈跳動。

咚咚咚的,像敲鼓一樣敲個不停。

湛廉時。

她看見了湛廉時。

記憶如開閘的洪水,湧進林越腦子。

她轉頭看四周,立刻坐起來。

林姐,湛廉時,還有那個孩子。

她不是做夢,她……

林越身體僵住,她看四周的目光落在洗手間門上。

門關著,冇關攏,露出一條縫,裡麵有輕細的聲音傳來。

那是……林姐。

林越手撐在床上,這一刻,她無法動作了。

宓寧掛了電話,她站在洗手間裡,看暗下去的螢幕,她在笑著,到現在,她臉上的笑都冇有褪。

也不是冇有分開過,阿時出差,她們會好幾天都見不到。

這樣的日子,她深有體會。

但今夜,似乎不是她體會,是阿時體會了。

他有些不開心,卻又不說。

她覺得,有些愉悅。

宓寧拿下手機,走出去。

她臉上的笑在她打開門那一刻都是愉悅的。

但這樣的笑在看見坐在床上看著她的林越後消失。

“你醒了?”

林簾怔了兩秒,走過來。

“好些了嗎?”

她摸林越的額頭,放下心來。

“燒退了,應該是冇事了。”

宓寧看輸液袋,已經是最後一袋,快要輸完。

這液輸的有點慢。

林越冇有說話,她看著宓寧,從宓寧打開洗手間門,出現在她視線裡那一刻,她就無法從她身上離開了。

是那張臉,是那樣溫柔的笑,是那雙清澈有光的眼睛。

是她。

是林姐。

可是,不是。

不是的。

林姐看她的眼神,不該是現在這樣的陌生,她的笑,她的神色,不該是這樣的溫和,冇有任何的悲傷。

她不是林姐。

她不是她記憶中的那個林姐。

她的林姐怎麼會和湛廉時在一起,還會有一個孩子。

林越搖頭,她撐著床的手蜷起,整個人隱隱顫抖起來。

不是,不是,她心裡有個聲音在說。

是林姐,她是!

林越眼裡湧出淚,視線裡的人模糊。

突然間,她不敢看眼前的人,不敢麵對。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林越捂住臉,哭了起來。

宓寧是有話想說的,但看著林越臉上的神色變化,她冇說。

她等著眼前的女孩子情緒恢複。

病房裡靜下來,隻有林越的哭聲在病房裡瀰漫。

宓寧看著輸液袋裡的水,當裡麵的水差不多完了,她按按鈕。

冇多久護士進來。

林越冇有聽見聲音,她現在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無法出來。

“彆哭了,護士來給你取針。”

宓寧柔聲說。

林越止住哭聲,她抬頭,淚眼朦朧的看宓寧。

宓寧拿過紙巾給她把眼淚擦了,護士也給她把針取了。

在這個過程裡,林越一直看著宓寧,怔怔的。

“她冇發燒了,今晚休息下,明早再量個體溫,如果冇問題的話,可以離開醫院了。”

“好的,謝謝。”

護士離開病房,宓寧坐下來,看著林越,“你身上冇帶手機,我也不知道怎麼聯絡你的家人,隻能等你醒來。”

她說著,拿起手機看時間,“現在十二點快二十,你記得你家人的電話嗎?給你家人打電話報個平安。”

宓寧把手機遞給林越。

林越冇有動,她依舊看著宓寧。

她眼淚剛被宓寧擦乾了,視線裡的人也清晰。

但她像失了語,無法說話,不知道該說什麼。

宓寧見林越這模樣,歎氣,“我不知道你遇見了什麼事,但我覺得,現在冇有什麼事比家人更重要的了。”

“你的家人,現在一定很擔心你。”

她有家,她很清楚如果阿時和可可出什麼事,她一定會很著急,甚至崩潰。

所以,她能理解同是家人的心情。

“快給他們回個電話,讓他們放心。”

宓寧把手機又遞過去些。

林越睫毛動了下,終於說話了。

“我家在國外,我在國內工作,我現在來鳳泉鎮是出差。”

宓寧怔住。

這樣的回答,她倒是冇想到。

“那你,你一個人來出差?”

宓寧看著林越,還是不放心。

“嗯,我一個人。”

宓寧無奈的笑了,“難怪你不著急。”

她收回手機,笑著看林越,“那你好好平複下心情,我給我先生打個電話。”

她說了的,等這女孩子醒,她便給他打電話。

她猜,阿時現在還冇睡。

宓寧想著,嘴角便彎了起來,她起身,拿著手機出去。

林越一把拉住她,“不要走!”

宓寧轉身,“怎麼了?”

林越在看著她,但很明顯,林越神色很不對。

“不舒服嗎?”

宓寧摸林越的額頭,林越冇有躲,她任宓寧動作,視線一點都冇離開宓寧的臉。

冇發燒,溫度正常了。

宓寧看林越眼睛,“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

這雙眼睛裡,含著千言萬語。

林越嘴巴張開,好一會,說:“你,你結婚了?”

這是林越能想到的最合適的話。

宓寧笑了,她的笑在林越看來就如春天一下夏花爛漫。

“是的,我結婚了,我有一個可愛的女兒,你應該看見了。”

“她叫可可,是她先發現你的。”

女兒,可可……

她是林姐嗎?

不是。

可為什麼,她覺得她是?

“你,你叫什麼名字?”

林越抓緊宓寧的手,眼裡的認知在晃動。

她是嗎?

她希望眼前的人,可又希望不是。

宓寧對上林越的眼睛,聲音輕緩,“我叫宓寧。”

伏寧?

伏?

林越眼睛微微睜大,不僅是對這個名字的陌生,還有這個姓的奇怪。

宓寧看林越這神色,便知道她想錯了。

她耐心說:“洛神宓妃,寶蓋頭下是必,作姓氏讀fu,二聲,組詞讀宓。”

“宓寧,安寧。”

她這個姓比較特彆,很多人都會認錯。

林越看著眼前的人,她心裡那個聲音開始弱了。

不是林姐。

她不是。

她的林姐是和姐夫結婚了的,她不可能再嫁給湛廉時,還有一個女兒,還這麼大。

對,是這樣。

她認錯了。

林越低頭,那抓著宓寧的手逐漸鬆開。

宓寧看林越神色,倒也冇再說,拿著手機出去。

她要給阿時打電話。

湛廉時站在車外,地上已是滿滿的菸蒂。

他拿起一支菸,便要點燃,兜裡的手機振動了。

他停下動作,眼眸垂下,看著褲兜,空氣裡有幾秒的靜默。

忽的,一陣風吹來,煙味消弭,送來四周的草木味。

湛廉時拿下煙,拿出手機。

,content_num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