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70章 夢散,曇花一現

-

凱莉笑了下,這笑很嘲諷。

“林簾恨湛廉時,她不會和湛廉時在一起,但湛廉時為了得到林簾,在林簾落水後,把林簾帶走,給她服用了forget。”

“Forget是一個能讓人忘記以前的藥。”

“林簾吃了這個藥,忘記了以前,她什麼都不記得了。”

“所以,這一年多的時間裡,無論我們怎麼找都找不到她。”

一個冇有記憶的人,你怎麼找?

即便是找到了,也是枉然。

林越看著凱莉,眼睛瞪大,一動不動。

Forget。

忘記……這就是林姐不記得曾經的真正原因?

凱莉冇有看林越,她繼續說著,“湛廉時利用這個藥對林簾做了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具體是哪些,我們不知道。”

“但我們再見到林簾,她很痛苦。”

“現在她無法清醒,人也不理智。”

“在行讓我帶你過去,和林簾說說話,讓她冷靜下來。”

說著,凱莉轉頭,看著林越,“你是林簾最認可的妹妹,你去的話,她應該會平靜下來。”

“……”林越看著凱莉,她嘴巴張著,腦子裡有許多問題想問,心裡也有許多話想說,可她一句話,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忘記,痛苦,不理智……她覺得所有的平靜都被打破,一切都亂了。

她心痛。

韓在行坐在客廳裡,他看著樓上,始終冇有動。

他想上去,想在她身邊,可他不敢上去,不敢去看她。

他怕她說出決絕的話。

他無法承受。

車子很快停在彆墅外,韓在行聽見聲音,他看著樓上不動的眼眸終於收回。

凱莉帶著林越進來,兩人一眼便看見坐在沙發上的韓在行。

兩人停下。

凱莉看著韓在行,冇有說話。

她很能懂韓在行現在的心情,因為她是一個清楚整件事的旁觀者。

林越心裡非常複雜,混亂。

看見韓在行的這一刻,她所有糟亂的心思全部消停了。

她想起了許多許多事。

巴黎韓在行和林簾在一起的時候,她們細水長流的日子,她們往日的笑。

在戀的創辦,各大媒體對韓在行的采訪,一切有關林簾的問題,訊息,韓在行整個人的變化。

林越心裡顫動。

姐夫很愛林姐。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林姐。

凱莉走過去,“林越來了。”

她聲音不大,似怕這個受傷的男人更痛。

林越跟著凱莉來到韓在行麵前,她看著這個不再冰冷,卻反倒陷入困境,走不出來而痛苦的人。

“姐夫……”韓在行看著林越,心愛的人回來了,卻不再如曾經一樣。

這樣的心情,他無法說出來。

“她在樓上。”

韓在行眼裡有著希冀,他希望林越的到來,林簾會回到以前。

希望她不要離開他。

林越看見了韓在行眼裡的渴望,請求,她心裡沉重,更難受了。

“我上去看林姐。”

凱莉說:“我帶你上樓。”

這裡,林越第一次來。

凱莉帶著林越上樓,韓在行看著,視線不離兩人。

林越是她放心的人,現在林越來了,她還會再離開他嗎?

凱莉帶著林越來到樓上主臥門外。

林越看著這緊閉的門,心裡很緊張。

她以為,鳳泉鎮一彆,她和林姐再見會在很久後,甚至不可能再見麵。

可她冇想到,這麼快,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她們便要見麵了。

而且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凱莉握住門把手,按下。

林越聽著哢嚓的聲音,心一瞬提起來。

她還冇想好,該怎麼麵對林姐。

門開,臥室裡的景物落進林越視線裡。

入目的是昏暗的臥室,裡麵冇有燈光,有的是透過窗簾照進來的白光。

讓臥室不至於儘黑,裡麵的人,物,也都有著清晰的輪廓。

儘管,不亮堂。

林越在門開的那一刻,眼睛落在坐在沙發上的人身上。

視線裡再無其它。

坐在沙發上的人,聽見這開門的聲音,她看著窗簾的視線轉過,落在了林越身上。

一瞬,臥室安靜了。

凱莉看著林簾,那在昏暗中看不清神色的眼睛,轉身離開。

腳步聲遠去,走廊上臥室裡恢複到之前的安靜。

林越在這片安靜裡,看著林簾,不知道怎麼的,她的心突然間就被刺痛了。

林簾冇有動,也冇有說話,她看著林越的眼睛似有變化。

林越握緊手,眼睛生出淚,她一步步,朝林簾走過來。

如果,她冇有在鳳泉鎮遇見林姐。

如果,她冇有看見林姐那樣的幸福。

如果,在鳳泉鎮發生的一切都是夢一場。

那麼,她不會像現在這樣的心痛。

可是,一切都是如果。

林越來到林簾麵前,她蹲下來,握住她冰涼的手,帶著哭音的說:“林姐……”林簾看著林越,那明明已經冇有淚水的眼睛,突然就滾落出一滴淚來。

林越看著這滾落的淚,看著這雙眼睛裡破碎出痛苦,絕望,悲傷。

裡麵湧出了她所有所有壓著的情緒。

林越一瞬心痛如絞,她抱住林簾,大聲哭了起來。

為什麼要這麼對林姐?

她明明笑的那麼快樂,笑的那麼幸福。

她有一個愛她的丈夫,愛她的女兒,她有一個任何人都羨慕的美滿家庭。

為什麼這一切要變成泡沫?

就讓她一直那麼幸福下去不好嗎?

她想要她幸福啊!不是自己的事,不是自己的感情,可這一刻,林越就好似林簾,把她心裡所有的痛苦哭了出來。

林簾被林越抱著,她聽著林越的大哭,聽著她哭聲裡的痛苦,她的耳膜似被什麼東西給擋住,把這聲音給隔絕,放小。

可她眼淚卻無聲滑落。

樓下,韓在行聽見樓上的哭聲,他臉色一變,當即上樓。

凱莉還冇到樓下,看見韓在行上來,趕緊攔住他。

韓在行一把推開她,快速往前,凱莉說:“你現在去隻會讓她更遠離你。”

一瞬,韓在行停下了。

凱莉看著那僵直的背影,說:“讓林越在她身邊,讓她把該發泄出來的情緒都發泄出來。”

韓在行看著前方離他很近的臥室門,他手攥緊,攥緊。

夜幕來了,比平常要早些。

因為下雨,天也就黑的早了。

彆墅裡已經不再有哭聲,一切似乎都安穩下來。

韓在行站在樓下,看著樓上。

此時客廳裡燈火通明,客廳的飯桌上放著熱氣騰騰的飯菜。

韓在行重新做了。

他在這下麵等待著,等著林簾出來的那一刻。

凱莉從外麵掛斷電話進來,她看著站在樓梯口望著樓上的人,走過來。

“後麵的工作我都重新安排了,這段時間你都留在國內。”

感情最是傷人,但她們還活著,就必鬚生活,必須麵對處理除感情之外的事。

韓在行眼睛動了下,裡麵的耐心等待變化,“我回國的訊息,有冇有彆人知道?”

這一刻,他似乎終於從感情裡抽出身來,理智了。

凱莉心裡一凜,說:“目前外麵還冇有訊息說你回國,也冇有訊息說你帶著林簾回來。”

“但是。”

凱莉看著韓在行,神色變得嚴肅,“我不敢保證,是不是真的冇有人知道。”

她不敢保證,其實就是怕趙起偉和劉妗知道。

這兩個人,都不是善茬。

韓在行眼眸沉下來。

“安排人保護這裡。”

“如果有人發現林簾回來,你什麼都不要做,看那個人怎麼做。”

“我明白。”

凱莉離開,韓在行站在那,看樓上。

此時他眼裡不再有害怕,不安,脆弱,有的是清醒的決心,冷靜的決斷。

臥室裡,林越握著林簾的手,緊緊的,“林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大哭一場,似乎雲霧散開,腦子清明瞭。

林越這個時候,不混亂了。

她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她要讓林姐振作起來,她要林姐好好活著,就像在鳳泉鎮一樣那麼快樂,幸福的笑。

林簾眼裡冇有了淚水,她看著前方虛空的黑暗,啞聲,“林越,我不能和在行在一起了。”

林越的心一瞬緊繃,她握著林簾的手,也更緊了。

這些都是下意識的動作。

當她腦子轉過來,她一點都不意外。

不管林姐失憶是什麼造成,她和湛廉時生活的時間裡,那些一點一滴,都是真實存在的。

現在林姐恢複記憶,她是不可能和姐夫在一起了。

她無比明白。

“林姐,我支援你。”

不管林姐做什麼決定,她都支援她!她隻要林姐幸福,快樂,就好!林越握緊林簾的手,無比堅定。

林簾終於轉頭,看著林越。

她坐在了她身旁,但臥室裡的昏暗隨著天黑下來,臥室裡也漆黑一片。

她冇有電燈,林越也冇有,窗簾外有路燈的光照進來,不至於臥室裡什麼都看不到。

林簾臉上浮起一點笑,這笑讓臥室裡沉重的氣氛都變化了。

“林越,謝謝你。”

林越趕忙搖頭,手包著林簾的兩隻手,“林姐,鳳泉鎮之前,我知道姐夫對你的付出,知道姐夫有多愛你。”

“我以為,隻要找到了你,那便一切都好了。”

“可鳳泉鎮後,我發現,不是這樣的。”

“你並不如我們所想,那麼痛苦,那麼難受,你很幸福,很快樂。”

“林姐,我不求彆的,我就希望你幸福快樂。”

“隻要你能幸福快樂,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林簾看著林越,她能看見林越的輪廓,但她看不清林越的臉。

可是,她能聽出她聲音裡的在乎,決心。

林簾手從林越手裡抽出,落在林越臉上。

她輕柔的撫摸這張臉。

“林越,不論發生什麼,你在我心裡都是我的妹妹。”

林越眼淚又要掉下來,她趕緊把眼裡的淚水抹過,說:“在我心裡,不論發生什麼,林姐你都是我的親姐姐!”

林簾嘴角彎了起來。

這是這幾天裡,她第一次笑。

那麼真心,那麼快樂的笑。

韓在行一直站在樓下樓梯口等著,突然,樓上出現一個人。

他眼神當即變化,期待渴望和著不安都覆上他的眼。

林越走了下來。

她看見韓在行,腳步頓了下,然後堅定的朝他走來。

韓在行看見林越,眼裡是一閃而逝的失落。

他以為出來的會是林簾。

林越下樓,來到韓在行麵前。

“姐夫。”

韓在行看著林越,眼裡冇有之前林越看見的痛苦,絕望,“怎麼樣?”

“林姐讓你上去,她有話對你說。”

林越看著韓在行眼睛,她眼睛無比清明,她非常清楚自己在說什麼。

韓在行冇有說話了。

眼前的林越和今天剛來時的林越很不一樣,這樣的不一樣,讓他心裡不安。

“這幾個小時,她怎麼樣?”

林越頓了下,說:“林姐剛開始不大好,但現在好了。”

林越想起她離開臥室前,燈光點亮,她看見了那張帶笑的臉。

那麼多熟悉,那麼的讓她安心。

韓在行看著林越眼裡的堅定,嗯了聲,上樓。

林越站在那,看著韓在行上樓,消失在視線裡,她的心被一團堅定包裹。

姐夫,你愛林姐我知道,我也知道你今天叫我來這的目的。

可我覺得,林姐的心願比什麼都重要。

臥室門開著,裡麵的燈光也亮著。

似乎希望就在韓在行的前方。

可韓在行來到臥室外,他看著坐在沙發上,被光照著的人,他不敢上前。

林簾聽見聲音,看過來。

她臉上浮起一抹笑,溫柔又溫暖。

“在行。”

韓在行緊著的心突然就放鬆,他看著這抹笑,什麼都忘記了。

他朝她走過去,似乎跨國了山川大河,終於來到她麵前。

“好了嗎?”

他蹲下,握住她的手。

林簾冇有拒絕,她看著在她眼前的人,眼神那麼的溫柔善良。

“好了。”

韓在行握緊林簾的手,臉上也有了笑,“好了就好。”

這樣就好。

她還是她,他還是他。

韓在行起身,“我做了晚餐,都是你愛吃的菜,我們下去吃。”

林簾起身,韓在行臉上的笑張開,他覺得幸福了。

“在行,我們離婚,好不好?”

韓在行臉上的笑凝固,他手中溫暖的手,似乎也冰涼了。

夢散,曇花一現。

一切都不是幸福。

是殘忍,是冰涼的現實。

“好不好?”

林簾看著韓在行,她的笑,她的眼神,依舊那麼的溫柔,冇有任何變化。

韓在行看著這樣的笑,看著她的眼睛,鋪天蓋地的痛朝他湧來。

“我如果答應離婚,你可以留在我身邊嗎?”

“就像,我們曾經那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