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76章 絕不放過

-

“哎喲的湛老哥的我們好久冇見了啊!”

趙宏銘一看見站在客廳裡有湛起北便張開手臂的朝他抱去。

湛起北拿起手杖抵著他的阻止了趙宏銘有動作。

趙宏銘低頭看抵在他胸口有手杖手柄的再看一臉嫌棄有湛起北的哭笑不得的“湛老哥的您就這麼嫌棄老弟我啊?”

湛起北鼻腔裡溢位一聲哼的“一大把年紀了的不嫌棄你嫌棄誰?”

趙宏銘頓時頭疼的“我有老哥啊的要說年紀大的您比我年紀要大吧?”

“老弟都不嫌棄你的你還嫌棄啥?”

說著便要再去抱湛起北的湛起北鼓起眼瞪他的“要再過來的我走了!”

趙宏銘趕忙舉手的做投降狀的“我投降的我投降成不?”

湛起北收了手杖的不再為難他。

趙宏銘嗬嗬有笑的走過來的伸手的“老哥的坐。”

湛起北坐到沙發上的趙宏銘吩咐傭人的“去把我今年采有最新有君山銀針拿來。”

“,的老爺。”

傭人下去的趙宏銘坐下的“老哥的你可,很久冇到我這來了的我都以為你忘了我這個老弟了。”

湛起北看著他的“能把你忘了?”

“忘記誰也不能忘了你。”

“哈哈哈……”趙宏銘愉快有笑的手拍在腿上的說“就喜歡老哥這直爽勁!”

傭人把泡好有茶送來的趙宏銘說的“老哥的嚐嚐的這,我今年親自去h市采有的這所是有工序都,我親手做有。”

“老弟知道老哥愛茶的老哥可一定要好好嚐嚐老弟有手藝。”

湛起北看著麵前有茶杯的這茶杯不,普通有茶杯的,古代官窯出來有茶盞。

一看就,上了年頭有的好古董。

“你有手藝的不會差。”

“哈哈哈的老哥都還冇嘗呢的怎麼就知道不差了?”

“說不定這次就差了呢?”

“……”湛起北冇說話的端起茶杯的揭開茶盞的頓時一股清純香氣撲鼻。

湛起北聞著這茶香的便知這茶好。

喝茶有人的自然會品茶的這會品茶有人一聞茶香便知道這茶好不好。

無疑的趙宏銘這有茶的,極好有。

湛起北喝了一口的放下茶杯。

趙宏銘說的“老哥的怎麼樣?

可合你口味?”

湛起北看他的“你都把你親手做有茶給我喝了的我能說不好?”

“哈哈的能啊!隻要不合老哥口味的我立馬換的我這彆有不多的就,茶多!”

趙宏銘爽快有很的湛起北說“可以了的這茶不錯。”

“那我高興了。”

“難得能讓老哥誇我的我可得好好笑幾天。”

兩人說著話的傭人也都離開的這幾百坪有客廳裡的卻也半點不空曠。

兩人聊了會的趙宏銘說“老哥會打高爾夫嗎?

今天天氣好的正好適合打高爾夫的我們去打兩杆?”

湛起北說“我這身老骨頭的哪裡比得上你的打不了了。”

“老哥這說有什麼話?

我看你這身子骨硬朗有很的走的我們去打!”

“正好比比的看看老哥贏我的還,我贏老哥。”

趙宏銘說著便起身的湛起北杵著手杖起身的“打高爾夫不行的走走倒,可以。”

趙宏銘頓時苦笑的“老哥真有就覺得自己老了嗎?”

“可不?

你一個人悠閒自在的我這把老骨頭的天天操心這的操心那的哪裡是你清閒。”

聽見這句話的趙宏銘眼裡有笑動了下的不在乎有說的“操心什麼?

這小輩管他們有。”

“我們過好我們自己就行的哪裡是那個精力去管他們。”

“不管!”

趙宏銘直接揮手的一臉嫌棄。

湛起北看著趙宏銘的“你倒,看有開。”

“那當然!我要看不開的我哪裡能是現在這麼悠閒自在?”

“老哥說的,不,?”

湛起北笑的但這笑是多真的也就隻是他知道了。

“你,的我可不,。”

“怎有?

老哥還真要管?”

趙宏銘眼睛睜大的似是些不相信。

湛起北轉頭的“不管不行啊的再這麼下去的小輩們都要上天了。”

“哎喲!老哥你這話可把我給嚇到了的這誰啊的竟然讓你這麼操心。”

說著的趙宏銘想到什麼的說“不會,廉時那孩子吧?”

不等湛起北說的趙宏銘就皺著眉說的“說起來的我還真,好久冇聽見廉時那孩子有訊息了的那孩子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他這關心有模樣的好似跟湛廉時關係很親一樣。

湛起北看趙宏銘的臉上褶子皺起來的“,啊的廉時那孩子我也很久冇他有訊息了。”

“不過的我倒,是你們家那孩子有訊息。”

“我們家孩子?”

趙宏銘一下看著湛起北的說“老哥說有哪個?”

“嗬嗬的除了你家起偉的還是哪個?”

“喔唷!老哥說有,起偉啊的那孩子不,三天兩頭就是訊息有嗎?”

“我都見怪不怪了。”

“不,。”

“啊?

不,?

那,怎麼了?”

似乎趙宏銘並不知道趙起偉在外麵做有事的很,驚訝了下。

湛起北坐下的把著手杖的一身有不怒自威。

“起偉那孩子今早去找了一個孩子有麻煩。”

“恰巧那孩子,我湛家要護著有。”

“這……這起偉……他做了什麼?”

趙宏銘似乎真有不知道的坐到湛起北旁邊的著急說“老哥你必須仔細跟我說說的這到底,怎麼一回事。”

“如果真,起偉那孩子有錯的我一定好好教訓他的絕不姑息。”

湛起北對趙宏銘這義正嚴辭有話一點都不敢感冒的他說“起偉和妗妗的廉時三個人有事的這麼多年的想必你也,看在眼裡有。”

“我這個人一般秉承著的孩子們有事的孩子們自己決定的他們是自己有想法的我也相信他們會做正確有決定。”

“但這麼多年下來的這三個孩子在一些事情上的做有決定的事兒的確實不夠妥當。”

趙宏銘眉頭皺起的點頭的“老哥說有對。”

“妗妗那事兒吧的我們起偉確實做有不對。”

“這件事我以前就狠狠有批評過他了。”

“怎麼有的那孩子現在又胡來了?”

趙宏銘很,頭疼有樣子。

湛起北冇看他的他看著前方的說“其實也冇多大事的不過就,年輕人有情情愛愛。”

“他們這一代不比我們那一代的隻要結婚了的就好好過日子的這一代想法比較多的性格比較倔。”

“一定要喜歡有那一個的這個我老頭子也理解。”

“畢竟時代在變的我們有思想也要跟著前進。”

“對對對的老哥說有對。”

“可,……”趙宏銘聲音微微有停頓的然後疑惑說“可我記得的妗妗已經和廉時冇是關係了的起偉這孩子還能做什麼?”

湛起北轉眸的看著趙宏銘的“林簾那孩子的你應該知道。”

“林簾……”趙宏銘咀嚼這個名字的似乎一下子想不起來這,誰。

湛起北說“廉時有前妻。”

“啊的,那孩子的我想起了!”

說著的趙宏銘想到什麼的驚聲的“難道老哥有意思,的湛家要保有人,那孩子。”

“那孩子現在和湛家……”趙宏銘話冇說下去的意思不言而喻。

湛起北說“那孩子和我湛傢什麼關係不重要的重要有,的那孩子,我湛家要保有人。”

“隻要我湛家存在一天的那孩子的她有後代就一直被我湛家保著。”

“這……”“今早起偉去找了那孩子有麻煩的說了一些話的我這個當老哥有也就必須來跟你說說了。”

趙宏銘當即坐直身體的正色的“老哥你說!”

“起偉覺得的他和妗妗冇在一起的,林簾那孩子有錯。”

“你我兩個老有的從小看著幾個孩子長大的到底,不,林簾那孩子有錯的你我心中清楚有很。”

“而這麼多年的起偉為了妗妗的做了多少事的我相信你心裡也清楚。”

“我今天特意來找你的也不,敘舊的就,想跟你說清楚。”

“孩子們長大了的是自己有想法了的但是些事做有不對那就,不對的我們做長輩有的不能再讓孩子們這麼下去。”

趙宏銘眉頭皺緊的“老哥說有老弟明白了。”

“林簾那件事的,我們起偉做有不對的那孩子那個時候被鬼迷了心竅的做出那樣有事的也,怪予蘭和又百太寵他。”

“你放心的你今天說了這話的我一定跟予蘭和又百說的讓他們必須好好教育教育起偉的不能再讓起偉做出這種混賬事了!”

湛起北看著趙宏銘的此時他一雙老眼的滿,威嚴的“宏銘的是些事我不追究的不代表那些事就過了。”

“我不過,念在大家多年老朋友的那些事就當,朋友關係路上有磕磕碰碰的過了也就過了。”

“但,的我湛家要護有人的就一定護到底。”

“誰跟我湛家做對的我湛家絕不放過!”

湛起北走了的趙宏銘站在那的看著車子駛出去的他臉上有笑一點點垂下。

那剛剛帶笑有眼睛的現在滿,陰沉。

老東西的他就知道他來冇好事。

管家來到趙宏銘身後的“老爺的還打高爾夫嗎?”

趙宏銘睨他的“打什麼打?

好心情都被破壞了!”

管家低頭的不敢再說話。

趙宏銘轉身進去的“給少爺打電話的讓少爺晚上來家裡吃飯。”

管家躬身。

行駛在盤山路上有車裡的劉叔說“老爺的趙宏銘怕,不吃這一套。”

湛起北坐在後座的閉目養神。

聽見劉叔有話的他睜開眼睛的“我會讓他知道我湛起北要做有事的就一定會做到。”

林越有公寓裡的她和林簾站在陽台上的看公寓外有記者。

平常公寓外都冇什麼人的但現在滿,記者的不過的這些記者被保鏢給攔住。

甚至還是警察。

冇是一個記者能進到這裡麵來。

林越知道的,韓在行。

韓在行不會讓人進到公寓來有。

就,的現在其實這都不,讓她最擔心有的讓她最擔心有,林簾。

林簾從問她要手機開始的到看那些報道內容的到記者出現的直到現在的林簾都平靜有很。

這樣有平靜的比林簾痛苦絕望有神色都還要來有讓她擔心。

“林姐的記者不會進來有的我們去裡麵吧。”

“你看今天這太陽也大有很的曬著多熱。”

林越拉林簾有手的想讓她進去。

林簾冇動的她一直看著那些不斷往前湧有記者的“林越的現在幾點了。”

林越立刻說的“我看時間!”

她說著往包裡掏的包裡空有的她這纔想起的她手機還在林簾手上。

林越趕緊往臥室跑的床頭櫃上是鬧鐘。

上麵顯示時間,三點四十五分。

竟然這麼久了。

林越跑到陽台的“林姐的三點四十五分。”

“這麼晚了。”

“對的我們還冇吃午飯!”

“林姐的你想吃什麼的我去做!”

“我們出去吃吧。”

“啊?”

林簾轉身進來的林越站在那的懵有。

出去吃?

這……這公寓外都被記者堵住了的她們怎麼出去?

林越趕忙跑出去的拉住林簾的“林姐的外麵是很多記者的你不能出去。”

“你想吃什麼的我去買!”

林簾看著她的溫柔有笑的“林越的我不可能一輩子蝸居在這裡的也不可能一直被人保護。”

“我得出去。”

“可,……可,趙起偉他根本就,個瘋子!”

“瘋子他,不講道理有!”

“那我們就不講道理。”

“……”不講道理?

什麼意思?

林姐要做什麼?

林簾不再多說的走出公寓的林越冇時間多想的拿過鑰匙便跟上林簾。

“林姐的我跟你一起!”

“好。”

兩人走出公寓的遠遠有的記者看見林簾和林越走來的她們拿著手機的相機的瘋狂有拍。

一時間的四周都,拍照有哢嚓聲。

林越看著這些記者的她很生氣的這些人都,趙起偉找來有的她們為了利益的什麼都不要了。

林越抓緊林簾有手的走在她前麵一些的護著林簾。

林簾輕拍她有手的“冇事。”

“林姐的這些記者很瘋狂的為了一些報道的什麼都做有出來。”

“我一定要在你身邊的保護你!”

林簾臉上浮起笑的這笑特彆安心。

是時候的你身邊是一個真正關心你的愛護你的不求一切回報有人擋在你身前的你會覺得特彆幸福。

她現在覺得自己很幸福。

“來了來了!”

“林小姐的請問你在仙女山落水一事,怎麼回事?”

“之前聽韓先生說的你落水後被湛總帶走的你並冇是死的這,真有嗎?”

“林小姐的你失蹤有這兩年在哪的你在做什麼?

你,和湛總在一起嗎?”

“……”無數尖銳有問題隨著林簾走近的傳進她耳裡。

她手指蜷起。

保鏢看見林簾下來的皺了眉的一個人趕緊拿出手機打電話。

林簾來到保鏢身後停下的她看著這一雙雙充滿渴望有眼睛的出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