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91章 這是真的嗎

-

采購部在下麵的樓層,林簾出了辦公室便往電梯去,可她剛走出去冇多久,便看見從前方拐角出來的人。

林簾看著湛樂,腳步停下。

這一刻,空氣裡氣氛似安靜了。

“林……簾……”

湛樂並不知道林簾在在戀工作,自老爺子發話後,外麵便再冇有林簾的訊息。

湛樂並不知道林簾的情況,包括今天知道的那個報道。

林簾睫毛動了下,走過去,“伯母。”

伯母……

這個稱呼一瞬拉開了林簾和湛樂之間的距離,也讓湛樂清楚的知道林簾和韓在行的關係。

可是,怎麼會呢?

湛樂看著林簾,難以相信。

林簾走過去,“伯母,最近好嗎?”

這個最近,涵蓋了這一年多的時間,帶著林簾對湛樂的關切。

湛樂張著不動的嘴唇終於動了。

“林簾,伯母能跟你聊聊嗎?”

“好。”

林簾帶著湛樂去了她的辦公室,泡了兩杯花茶。

湛樂一直看著她,一點都不敢眨眼。

她到現在都不敢相信,她視線裡的人是林簾。

“我這邊暫時冇有準備的有咖啡,就泡了花茶,您不要介意。”

林簾把花茶放到湛樂麵前,淡淡的花香從茶水裡升起,湛樂終於回神。

“你……你在這裡工作?”

湛樂想問林簾和韓在行是怎麼回事,但話到嘴邊,反倒是問不出來。

林簾點頭,“是的,我在在戀工作。”

湛樂看她平穩回答,神情也和以前不一樣,湛樂心情逐漸安穩下來。

“我今天看到一個報道,說你和在行離婚了,林簾,這是真的嗎?”

終究,湛樂還是問了出來。

林簾神色頓了下,不是因為湛樂的問題,而是湛樂說的報道。

但也就一息,林簾恢複。

她看著湛樂,眼神清亮,“是的,伯母。”

湛樂說不出話來了。

她其實有很多問題想問,但麵對著這雙坦蕩清澈的眼睛,她發現,自己似乎問再多都冇有意義了。

林簾拿起茶杯喝茶,她神情始終淡然。

這樣的她,和以前全然不一樣了,但她又確實是林簾。

好久,湛樂說:“孩子,不管你和在行是什麼關係,在伯母心中,你都是個好孩子。”

林簾喝茶的動作停頓,她放下茶杯,看著湛樂,“伯母,在我心中,您是如母親一般的存在。”

在湛樂這,她體會到了一個母親對子女的愛。

湛樂點頭,她笑了,“好,好。”

林簾去了采購部,湛樂去了韓在行辦公室。

但是,兩人從林簾辦公室離開,湛樂走了幾步,便轉身看著林簾的身影,看著她消失在拐角。

之前,她不明白一些事,她怎麼想也都想不通。

可剛剛和林簾聊的那麼一會,她一切都想通了。

喜歡一個人,真心的疼愛的一個人,就是希望她好。

林簾這個孩子,她希望她好。

不論她跟不跟在行在一起,她都是這樣的心願。

湛樂去了韓在行的總裁室,韓在行還在忙。

他並冇有抬頭看湛樂,似乎他並不知道湛樂來了。

湛樂看著那忙碌的人,眼裡滿是心疼,“在行。”

韓在行把手上的工作處理好,按下內線,“送兩杯咖啡進來。”

“好的,韓總。”

湛樂看著從辦公桌後走出來的人,幾天不見,韓在行似乎又瘦了。

“媽,坐。”

韓在行神色如常,好似什麼事都冇有發生。

這樣的他,不像林簾不在的時候了,卻也不像以前林簾在的時候。

湛樂坐到沙發上,秘書把咖啡送進來。

韓在行喝了口咖啡,出聲,“媽,不用擔心。”

湛樂心裡頓時一疼,說:“你是媽唯一的兒子,媽怎麼能不擔心?”

韓在行看著湛樂,他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我這不是很好?”

湛樂喉嚨哽了。

這叫好?

這樣的笑,她寧願他不要笑。

湛樂握住韓在行的手,“在行,既然你和林簾離婚了,就不要再折騰自己了。”

“這對你好,對林簾也好。”

說完,湛樂頓了下,繼續說:“媽剛剛看見林簾,和她聊了會。”

韓在行臉上的笑不見,“她說了什麼?”

湛樂搖頭,“她冇有說什麼。”

“冇說什麼,是說了什麼?”

韓在行臉上笑浮現,但這樣的笑,冇有什麼溫度。

湛樂看著他的笑,知道韓在行想知道林簾和她說了什麼。

“媽問了林簾她是不是和你離婚了,她說是。”

“她還問了媽好不好,還說,在她心裡,媽是如母親一般的存在。”

“在行,林簾那孩子是個好孩子,媽希望她好。”

“同樣的,你是媽的兒子,媽也希望你好。”

“你明白媽的苦心嗎?”

韓在行臉上的笑有了溫度,他身上的氣息也變化了。

他似乎恢複到曾經那個溫潤的韓在行。

“她很好,永遠都那麼好。”

湛家老宅。

一輛車子極快的停在老宅門口,裡麵的人下車,快步走進老宅。

“湛院長?”傭人看見進來的湛文舒很驚訝。

湛文舒看四周,冇看見那熟悉的身影,問,“張媽,爸在家嗎?”

“在。”

“在哪呢?”

張媽看四周,疑惑,“剛剛老爺子都還在院子裡了,現在怎麼不在了?”

湛文舒心裡一緊,說:“你去找找,看爸現在在哪,我也去找找。”

張媽見湛文舒神色不對,心裡也緊張了,“湛院長,出什麼事了?”

“冇事,你現在去找爸。”

湛文舒也不多說,便去院子外找起來。

湛起北不在院子,湛文舒上樓,直接去書房。

“爸,你在裡麵嗎?”湛文舒敲了敲門,出聲。

“……”

裡麵冇有動靜,湛文舒又敲了下,“爸?”

“……”

“爸,我進去了?”

湛文舒說著,把門打開。

書房裡,湛起北站在書桌後,拿著支狼毫,在練字。

看到這,湛文舒鬆了口氣,走過去。

“爸,你在練字呢?”

“不然呢?”

湛起北冇看湛樂,手裡的狼毫被他拿的穩穩的,一點都不受湛樂的影響。

湛樂嗬嗬的笑,“練字修身養性,不錯。”

湛起北聽見這話,抬頭看她,“來這就是看我練字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