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931章 她的心很軟

-

啪!

電話掛斷了。

章茜茜站在那,聽著手機裡傳來的忙音,她再也控製不住,一下蹲到地上,捂住嘴哭了起來。

她錯了。

她錯了。

她不該出現。

不該跟在林簾身邊。

不該。

不該。

她就是個喪門星,她害死了媽媽,爸爸,湛廉時,讓林簾也陷入痛苦中。

她就是個災星。

林簾往前走,不停的走。

突然的,她被人撞了一下,身子不穩,後退幾步被迫停下。

“sorry!”

那撞到她的人趕忙道歉。

林簾怔了怔,然後搖頭。

冇事。

她冇事。

似乎對那人還笑了笑,她繼續往前。

那人見林簾蒼白的臉,就連那笑都是透明的,微微古怪卻也冇多想,走了。

林簾走了幾步,眼前浮起一張稚嫩歡樂的小臉來。

她腳步停下。

一會兒後,她低頭拿出手機。

啊,她想起了,她還有可可。

她的可可。

是了。

她的可可在等著她,她要回到她的身邊。

不然,可可會擔心的。

指尖不穩的在手機上滑動,好一會才劃到通訊錄,她顫抖的點下那熟悉的號碼。

國內,車在夜色裡疾馳。

付乘坐在車裡,扶著身旁的人,緊緊握著手機。

他眼睛緊閉,腦中思緒不斷的劃過。

他有負湛總所托。

全身都緊繃,這一刻從來都沉穩的人陷入一種極其可怕的自責中。

他可以犯錯。

但這件事怎麼能冇有做好。

他無法原諒自己。

長久的靜寂,車裡的氣息都似陷入深淵。

被光遺忘。

忽然,手機震動。

付乘睜開眼睛。

震動不是從他手中的手機傳來,而是,他兜裡。

那是,湛總的手機。

自湛總走後,他的手機他便一直貼身帶著。

不曾離身。

嗚嗚的震動不斷從褲兜裡傳來,一下又一下。

不是來信,而是電話。

有來電進來。

清楚的提醒他,該接電話了。

付乘五指收攏,然後鬆開,掏出手機。

林簾。

螢幕上跳動著這個名字。

照以往,看到這個名字他就接了,可現在,他冇有動。

而這一刻,隨著這個名字的出現,他眼前畫麵陡轉,停在了那一日。

立夏的那一日。

湛總說,晚點叫他。

他站在那,看著門在他眼前合上。

那一刻,不知道怎麼的,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但很快的,這不好的預感消失。

因為他不相信。

也不接受。

他守在外麵,直至一通電話來,他離開。

等他再回來時,太陽落山。

光褪去了耀眼,變得溫和。

他走進彆墅。

裡麵靜悄悄的,冇有一點聲音。

彆墅裡的一切都似陷入了沉睡,靜的讓人心慌。

他站在客廳之中,看著這靜默的一切,上樓。

湛總說,晚點叫他。

這個時候,應該差不多了。

他來到臥室外,敲響房門。

“叩叩。”

不大的敲門聲在彆墅裡迴盪,很空。

空的嚇人。

他手微緊,然後繼續敲。

和以往一樣有節奏的。

“咚咚。”

“……”

“咚咚。”

“……”

“咚咚。”

“……”

裡麵始終冇有迴應,但他依舊站在那,敲兩聲,停一會,然後繼續敲,再停頓。

這麼反覆著。

他始終等待,等著裡麵的人迴應。

可是,他一遍遍的敲,耐心的等著,裡麵卻怎麼都不會迴應了。

終於,他手垂下。

冇有辦法了。

誰都冇有辦法了。

他知道,他走了。

在這個安靜的午後。

那一夜突然就下起了雨來,很大很大。

彆墅裡來了很多人,大家站在床前哭泣,抽噎。

隨著雨聲,大地都似在落淚。

人情冷暖,他很早便知,在這個世界上,能真正對你好的人少之又少。

尤其是在困苦之時,能有一個陌生人能對你伸出援手,那更是極其不易。

在遇到湛總之前,他冇想過自己會有現在的人生。

但他遇到了湛總,在那樣艱難的時候。

對於湛總來說,他幫助他隨手,但對於那時身處深淵的他來說,那是一隻手。

一隻帶他走向光明的手。

他說,此生他定用儘一切相報。

可他冇想到,他的這個恩才報十幾年他就走了。

那麼的短。

短到他不甘心。

可看著那床上躺著的人,他沉睡的安靜麵容,他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那一刻,他想,他要把他囑咐的一切都辦好。

一件件,無論如何都要做好。

然後,他操辦喪事,處理公事,一件不落。

不讓外界知道他的死訊,瞞著該瞞著的人,不出一點差池。

忙碌。

忙碌。

似乎這樣,心中悲傷就會少一些。

天黑,大雨,夜色逐漸褪去,昏暗來。

新的一日就要來臨。

可對於他來說,時間停在了那一日。

立夏的那一天。

安寧又美好。

隻是,在這樣的時候,他褲兜裡的手機響了。

那是湛總的手機。

他說,他走後就把這個手機拿著。

他拿著了,一直帶在身邊。

突然的,他的手機響,那一刻,他竟然覺得他還在。

隻要這個手機在,手機響,他就一直存在。

他坐在那,長久的冇有動。

他在等著,等著他接。

可是,不能了。

他接不了了。

他把一切都交代好,就這麼走了。

他掏出手機,看著螢幕上跳動的名字。

林簾。

在這樣的時候,林簾竟然打來電話。

他冇有想到。

有那麼一瞬間,他以為林簾知道了。

但很快他便否定了。

不可能。

林簾不會知道。

湛總把一切都安排好,林簾是不可能知道的。

所以,看著手機上那跳動的來電,他就一直看著,冇有接。

他說:“不要讓她知道。”

“這幾年,她因為我遍體鱗傷,這餘後的日子,不要讓她在痛苦中度過。”

“她看著堅強,實則脆弱。”

“她的心很軟,軟到隻要一句話,一個字,就能讓她迴心轉意。”

他知道。

清楚的知道一切。

他無比瞭解林簾。

比任何人都瞭解。

他忍不住問:“既然您知道隻要一個字就能讓她迴心轉意,為什麼就不能說出那一個字?”

那一刻,他清楚的看見他垂下的目色,裡麵的一切感情都好似跟著隕落。

他說:“今生,我和她有緣無分。”

今生。

為什麼是今生?

難道今生不行,下一世就可以?

可是,今生都冇有,又如何祈願下輩子?

他想再問,卻看著這平靜的麵容,無法再說出口。

他從來都是果斷的。

做的每一個決定,決策,皆是毫不猶豫。

工作上如此,生活上亦如此。

這就是他。

讓他敬佩的人。

振動聲停,他冇有接,林簾冇再打來。

他拿出手機詢問林簾那邊的情況,為確保林簾的確不知道,他打了許多電話。

那一天,很忙。

但他一切都很清楚,清楚的知道該怎麼做。

毫不遲疑。

可現在,坐在車裡,在這深夜的寂靜中。

看著這再次打來的電話,他卻不知道該不該接。

“嗚嗚……嗚嗚……”

振動聲一遍遍的落進耳裡,似乎就回到了那一日,雨下個不停。

付乘看著這不斷跳動的名字,眼前浮起那張深沉冷漠的臉來。

他五指收緊,劃過接聽鍵,抬頭:“太太。”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