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936章 林簾,血

-“嗚嗚……”

手機在掌心振動起來。

海漫枝僵硬的身體動了下,她拿起手機。

淑愉。

螢幕上跳動著這個名字。

這一刻,海漫枝不再那般果斷的接了。

看著前方越走越遠的人,那隨著太陽落山,一頭大半的銀髮愈發惹眼。

似乎,夜色纔是它的狂歡。

她心收緊,然後接通電話,腳步往前:“淑愉。”

“漫枝,我姐她們到機場了,現在在往這來的路上了。”

“你和林簾現在在哪?”

“能回來嗎?”

一天時間,候淑愉無比的焦灼。

從和海漫枝的那通電話後,她便冇再睡過了。

湛可可醒來,她便趕忙解釋說媽咪生病去醫院了,暫時不在家裡,她在家裡照顧小丫頭。

原以為小丫頭會有很多問題想問,冇想到她什麼都冇有問,隻乖乖的點頭,說她會等著媽咪回來。

她會乖乖的。

這樣的懂事聽話,讓她心裡很是酸楚。

她太難受了。

“她們來的路上應該會看見我們。”

“啊?”

“來的路上看見你們?”

“什麼意思?”

她這怎麼聽不懂。

海漫枝的一句話讓候淑愉懵了。

海漫枝說:“我們在去城裡的路上,淑愉,彆擔心。”

“應該兩個小時後,我們就能見到。”

“兩個小時後,這……”

“淑愉,照顧好可可。”

海漫枝打斷候淑愉的話,掛了電話。

這條路是去往都靈城的路,不知道林簾為什麼會選擇這樣一條路。

但她想,她可能想回去。

回到,國內。

拿下手機,海漫枝麵色沉穩,腳步跟著那前麵的人,不停。

林簾,如果這樣一直走你會好受些,那就一直走著。

太陽落山,晚霞來臨,天在變暗。

候淑愉站在院外,聽著裡麵傳來的稚嫩聲音。

“何叔叔,蒂娜老師,你們看,可可做好啦!”

“……”

今天一早,何孝義和蒂娜來了小樓。

以湛廉時的名義來看湛可可,陪著她。

而候淑愉這也才知道,湛可可一直在和‘湛廉時’保持聯絡。

隻是,在小丫頭這裡,爸爸還在。

但在手機那邊,卻是付乘。

……

夜色來臨,公路兩邊不再有路燈。

遠離了城鎮,遠離了喧囂,一切都回到本真。

在這夜色中,隻有山河的聲音,草木的聲音,蟲鳴的聲音。

以及,林簾,海漫枝,章茜茜,和那一直跟著她們走了一天一夜的人的腳步聲。

很空,很寂。

她們走在這夜色下,冇有燈光,隻有月的清輝。

有月光在,一切都有跡可循。

尤其,那一頭銀髮。

看的讓人觸目驚心。

海漫枝握緊手機,眉心隴在一起,腳步不停。

而此時,遠遠的,兩輛黑色的車平穩駛來。

彎道多,山間路蜿蜒崎嶇,車燈打在前方,都照不到遠處的路。

柳笙笙和候淑德坐在一輛車裡,柳堯坐在另一輛車裡。

此刻,柳笙笙挽著候淑德的手,緊緊的。

她手中的力道,神色的緊張焦急,可以看出她心裡非常的擔心。

候淑德一路上都冇有說話,隻有跟候淑愉通話,簡短的說幾句話,其他時候都是沉默。

柳笙笙也是。

這樣的時候,說什麼都是徒勞,枉然,隻有快點見到林簾。

這纔是最重要的。

車子轉過一個長長的彎道,平穩駛向前方。

而隨著彎道過,前方的景物也豁然開朗。

與此同時,那燈光照到的地方,一道纖薄的身影出現在光暈裡。

她穿著單薄的睡裙,腳上穿著居家拖鞋,就這麼不快不慢的走著。

她看著前方,一雙眼睛靜的冇有一點神采。

甚至光照過來她都冇有反應。

她一步步,不知疲憊的往前。

就像冇有靈魂的木偶,隻做這一件事。

司機隻看了一眼林簾便轉過視線,看著前方。

倒是柳笙笙看著那被光打著的人,她呆了。

車燈過亮,以致視線裡的人都看不清。

但是,她卻看見了那一頭銀髮,在這燈光裡怵人的緊。

她心裡都下意識緊縮。

嘩!

車子從林簾身旁駛過,柳笙笙下意識轉頭,看見那機械往前的人,那細瘦的身影,空茫,蒼寂,讓人悲傷。

她大叫:“停車!”

司機呲的一聲踩下刹車。

柳笙笙立刻打開車門,朝林簾跑去。

隨著車子停下,後麵的車也跟著停下。

柳堯在打電話,麵色很沉。

這突然的急刹讓他身體下意識往前。

他立刻抓住前麵的座椅,握緊手機。

而他視線當即看向前方。

隻見柳笙笙突然跑出來,一下就衝到車外的一個人身前。

柳堯心裡一沉,當即看向車窗外的人。

這一刻,他臉色遽變。

臉蒼白,眉眼安靜,那一頭銀髮落在她身前,讓她看著竟似透明。

柳堯瞳孔收縮,當即掛了電話,打開車門來到林簾身前。

前路被堵住,林簾無法再往前。

這樣的時候,她眼裡如黑暗一般的空終於出現了波動。

然後,眼前的人一點點出現在眼睛裡。

沉沉麵色,緊到不能再緊的眉頭,那一雙讓許多人害怕的眼睛裡盛滿擔憂,緊繃。

林簾看著這張臉,看著他臉上的神色,然後視線緩慢轉過,落在柳笙笙臉上。

柳笙笙看著她,捂住嘴,眼裡是震驚,悲痛,一雙眼睛瞬間就湧出淚水,眨眼間淚流滿麵。

林簾看著她的模樣,她眼裡的淚,看著她這樣悲痛的神色,她視線再次轉過,落在候淑德臉上。

此時候淑德也過來了。

她看著林簾,那一雙蒼老的壓著一道又一道褶子的眼睛滿是心痛。

就連那眼眶裡,也是佈滿了淚。

林簾看著這幾張臉,視線在她們臉上停留,轉過,把他們所有的神色都收進眼裡,流進心底。

逐漸的,她眼裡的空消失。

裡麵被一絲淺淺的笑落下。

她低頭,唇瓣張開,啞聲:“原來,是真的啊……”

候淑德一震,眼睛瞪大。

聽見那些話,她還可以當做是假的。

可看見她們來,那就是真的了。

因為,她們這麼急切的來,就相當於承認了廉時死的事。

如果她們不來,她還可以活在自己的欺騙中。

但她們來了。

她就連欺騙自己,也不能了。

她們,是壓倒她最後的一根稻草……

候淑德身子顫抖,臉色在瞬間慘白。

而柳笙笙捂住嘴,再也控製不住的哭了出來。

她一把抱住林簾,大聲痛哭:“堂姐!”

林簾腳步下意識後退兩步,然後站穩。

她聽著耳邊的哭聲,那樣的傷心,絕望。

似乎,這世間再冇有什麼是值得留戀的了。

她手垂在兩邊,聽著這樣的哭聲,看著此時懸掛在夜空的清月。

湛廉時,你死了。

那我呢?

“滴答……滴答……”

有什麼東西滴落,在這靜夜中發出不大的聲音。

海漫枝聞到了淡淡的腥甜,與此同時,那滴答的清脆聲也落進耳裡。

她神色一緊,當即看向林簾身上。

隻見,一條血流沿著林簾的小腿蜿蜒而下……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