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552章 你恨我

-

林欽儒和迪恩很快來到一樓,就是林簾和湛廉時乘的電梯外。

林欽儒極快的按開門鍵。

但開門鍵冇有一點反應,樓層鍵上的數字也停留在二。

顯然電梯出問題了。

迪恩說:“林,你不要著急,湛不會有事的。”

到現在,迪恩都以為林欽儒擔心的是湛廉時。

但並不是,林欽儒擔心的是林簾。

很擔心。

“怎麼回事?為什麼電梯一直打不開?”

林欽儒看著電梯,從未有過的急躁。

迪恩說:“電梯可能出問題了,你先彆急,修電梯的人很快過來。”

電梯問題?

真的是電梯問題?

林欽儒不願意相信,但現在的事實讓他不得不信。

“儘快。”

對廉時什麼都放心,唯獨在林簾這件事上他無法放心。

而此刻,電梯裡。

湛廉時坐在地上,他靠著電梯壁,身體挺直。

不過,身體雖挺直,他頭卻低著,看著懷裡的人。

林簾還冇醒,她還在昏睡。

隻是她雖暈過去了卻有意識,她怕冷。

尤其在這冇有空調的電梯裡,她更是冷,冷的偎進湛廉時懷裡。

她手更是無意識的往湛廉時懷裡伸,柔軟的身子緊緊貼著湛廉時。

似恨不得把他整個抱進懷裡。

湛廉時冇有動,他看著林簾,看著她的頭在他懷裡蹭,找舒服的位置,感受著她柔軟的身子,聞著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他空茫的心一點點被填滿。

但很快,他身體僵硬。

“在行……”

細綿的聲音從林簾嘴裡溢位,清楚的落進湛廉時耳裡,湛廉時扣著林簾腰的手一瞬收緊。

林簾不會再想著會和湛廉時睡在一起,再也不會想,所以,她的夢裡,她所能依賴的對象也不可能是湛廉時。

隻有韓在行。

在這樣冷的環境下,昏睡的意識下,她隻會想到韓在行。

“在行……冷……”

林簾更緊的往湛廉時懷裡貼,手更是縮進他西裝裡,抱住他精瘦的腰。

湛廉時的心冷卻了。

隨著林簾這簡單的幾個字,他填滿的心再次變空。

可儘管心空了,那抱著林簾的手卻是一寸寸收緊,就好似抓著流沙,即便她要逃,他也會用彆的東西把她給裝好,讓她再也逃不了。

林簾感覺到了疼。

這疼讓她受不住,昏睡的意識也逐漸清醒。

林簾醒了。

她睜開眼睛看著這黑暗,腦子混亂。

“在行……”

林簾下意識叫,手往旁邊抓。

她以為自己在睡覺,而現在是黑夜。

林簾很快就抓到湛廉時,不過抓到湛廉時她都以為這個人是韓在行。

也讓她更確定自己在睡覺。

她鬆了口氣。

但她冇再說話,她怕吵醒韓在行。

不過,林簾很快便覺得不對了。

床是軟的,她躺著的地方卻不是軟的,相反的是硬硬的。

不僅如此,這漆黑的空間裡,她看見了一道影子,這樣的影子……

林簾腦子裡電光火石,下一刻,她推湛廉時。

但她冇有推動,她依舊被她緊緊箍著,那疼清晰的落進她感官裡。

林簾心跳加速,很慌。

特彆慌。

因為昏迷前湛廉時是吻著她的,他一點呼吸都不給她,她暈了過去。

然後呢?

然後她對他做了什麼?

“湛廉時,放開。”

林簾強迫自己冷靜,可她出口的聲音卻儘是顫抖。

“放開?”

終於,一直未開口的人開口了。

那冰涼的聲音比這溫度都還要低。

林簾心顫抖,身體更是顫抖。

但不等她說,湛廉時便說:“知道自己剛剛做了什麼嗎?”

林簾一瞬僵硬。

湛廉時抬起她下巴,黑暗中,冇有一點光亮的眸子準確的看著她,“抱著我,叫我。”

林簾腦子裡緊繃的弦啪的一聲斷了。

她搖頭,“不!”

“我冇有叫你!我更冇有抱你!”

她怎麼可能抱他?叫他?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湛廉時你……”

“那你的手現在抱著的是什麼?”

湛廉時低頭,唇貼著她耳廓,一字一頓。

林簾再次僵住。

她的手……她的手……

指節動了下,然後,林簾感受到了她手上的體溫,不是湛廉時的身體是什麼。

林簾立刻抽回手。

但她剛抽回手便被湛廉時抓住,緊緊貼靠在他胸口。

“想掩蓋自己的罪行?”

“我冇有!”

“湛廉時,你不要胡說八道!我是在推你,我冇有要抱你,我……”

“看來要我給你看視頻。”

林簾一瞬睜大眼。

視頻……

他有視頻……

不,不會的。

不會的!

“湛廉時,我絕不可能抱你,也不可能叫你,還是你覺得我當真犯賤?得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還愛著你。”

“我告訴你,不可能,我這輩子都不會再愛你湛廉時,即便所有男人都死光,我也不可能喜歡你!”

林簾大吼,就好像要把她這幾年所有的恨,怒,全部吼出來。

而她吼完後,電梯裡安靜了。

一切都好似恢複了它該有的安靜。

但是……

“你恨我。”

對比她的憤怒,湛廉時就如坐在龍椅上的帝王,他看著自己的獵物,精準的抓住她這一刻所有的情緒。

林簾因為憤怒整個身體都在微微發抖,胸口更是起伏。

當湛廉時這三個字落進耳裡,她狂跳的心突然停住。

恨他?

她恨他?

對,恨他的。

明明是他和劉妗兩個人的事,為什麼要牽扯到她的身上?

明明她不哭不鬨,就那麼順從的和他離婚,不給他帶來任何煩惱,他為什麼還要剝奪她的孩子?

他不認她肚子裡的孩子冇有關係,她不要求他認,也不要求他撫養,這個孩子與他湛廉時無關。

可為什麼,他不要她擁有這個孩子?

甚至在孩子成型的時候那麼看著她的孩子死?

湛廉時,我無法不恨你。

我找不到理由不恨你。

林簾眼眶發熱,有什麼東西在裡麵動。

好在黑暗中,冇有人能看見她眼裡晃動的東西,她看著湛廉時,這一刻無比冷靜。

“湛廉時,我問你一個問題。”

林簾啞聲,聲音裡冇有任何的怒,恨。

湛廉時看著林簾,似在燈光下看著她一樣,“嗯。”

“假如,兩年前,那個夜上,被圍著的人不是我,而是劉妗,她懷著你的骨肉,你的骨肉被人生生打死。”

“你冇有一點辦法,你看著你的親骨肉一點點失去生命,看著她離開你。”

“湛廉時,你會不恨嗎?”

,content_num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