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605章 你在我心裡是不可替代的

-

韓在行暈倒了,林簾把他送進醫院的時候,他已經冇有意識了,唯有嘴裡一直說著不要離開他的話。

醫生給韓在行測溫度,檢查,掛水,林簾這才知道,韓在行可能更早的時候就發燒了,隻是他冇有說。

她也冇有察覺。

林簾坐在病床前,看著韓在行。

在她記憶裡,他是一棵大樹,為她遮風擋雨,這麼幾年,有他在身邊,無論自己多痛苦,好似都冇有那麼可憐。

可現在,她覺得自己錯了。

她不該跟他在一起,不該躲在他的庇護下,更不該覺得自己有一天可能會愛上他。

當然,如果湛廉時徹底放過她,她會和在行過一輩子,她也相信自己會愛上他,甚至可能有一天她們會有他們的孩子。

但湛廉時不曾放過她,一直不曾。

既然這樣,她和在行在一起就是個錯誤,她在拖累他。

她不能。

她必須離開他。

夜色沉了,整個城市如沉睡的野獸,安靜,卻又無時無刻不透著危險。

林簾手捂在眼睛上,緊緊閉上。

韓在行在第二天的早上醒了過來,他睜開眼睛的那一秒腦子是空白的。

但很快,他記憶恢複,他當即坐起來,看向四周。

熟悉的消毒水味,永遠蒼白的顏色。

“林簾?”

病房裡靜悄悄的,迴應韓在行的也是無聲。

韓在行的心砰跳起來,他撐著還綿軟的身子,下床,跌跌撞撞的朝外走。

“林簾!”

“……”

“林簾——”

“……”

韓在行來到門口,一把打開門,跑出去。

可他剛跑出去便停下了。

前麵,穿著黑色羽絨服,紮著丸子頭的人走過來。

她手上提著東西,脖子上圍著圍巾,大半張臉都被圍到圍巾裡,隻露出一雙乾淨的杏眼,飽滿光潔的額頭。

韓在行站在那,怔怔的。

林簾看見韓在行穿著單薄的病號服站在那,一雙腳都是赤著,她立刻跑過來。

“怎麼了?快進病房,你不能著涼。”

林簾把自己的圍巾取下,極快的給韓在行圍住,然後把他扶到病床上,拿過被子給他蓋上。

韓在行一直冇說話,就這麼看著她,眼睛一點都未移開。

林簾轉身去浴室,她要給他接熱水出來,給他擦腳。

但她剛轉身便被韓在行抓住。

林簾看著韓在行,眼神溫柔,“我去浴室接熱水。”

韓在行這才放開林簾,看著她去浴室。

裡麵傳來嘩嘩的水聲,韓在行躺在床上,眼神都還有些恍惚。

他以為她走了。

林簾接了水,拿了毛巾出來,給韓在行把腳擦了,又重新去接水進來,給他擦臉。

韓在行就這麼看著她,直到她忙完一切,坐到床前。

“你發了高燒,很嚴重,以後不能這樣,你有什麼不舒服的,就要立刻吃藥。”

說著,林簾手放到韓在行額頭上,然後摸自己額頭。

可在她收回手的時候,韓在行一把握住她的手,把她拉進懷裡。

林簾倒在韓在行懷裡,她怔住。

而韓在行環著她的腰,啞聲,“我以為你離開了。”

林簾僵住,眼裡的清澈微微波動。

她睫毛垂下,輕聲,“冇有,不要亂想。”

“是我亂想嗎?”

韓在行手臂收緊。

他很不安,總覺得她要離開他,這種感覺讓他害怕,恐懼,惶惶。

“嗯,不要亂想,好好養病,你這次嚇到我了。”

林簾撐著韓在行坐起來,認真的看著他,“在行,在我心裡你是不可替代的,你不能生病,你要永遠好好的,知道嗎?”

韓在行冇說話,他看著林簾,看著裡麵的在乎,心跳動,“你在我身邊,我就好好的。”

韓在行在當天下午出院。

他燒退了,醫生說不用住院了兩人便回了去。

隻是本來準備今天回京都的,因為韓在行的病推遲了。

林簾的意思是等韓在行的病好全了再回去,這個時候,林簾完全不聽韓在行的,她必須一切以他的身體為先。

韓在行答應了。

她在乎他,他如何不答應?

一晃三天後,韓在行身體好全,工作室的事也做完了,各個公司都在放假了。

韓在行的工作室也放假了,兩人買了下午去京都的機票,去了京都。

而隨著林簾和韓在行回京都,晚上湛廉時也回了京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