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616章 要舉辦婚禮了

-

客廳裡的位置是這樣的,沙發是u型,很大。

首位,也就是對著前麵的位置是湛起北坐著,之前女孩子坐湛起北旁邊。

然後湛起北右手往下是湛南洪,柳鈺敏,兩人之後纔是湛文舒一家。

而湛起北左手邊是湛文申,韓琳,劉妗,劉妗過後纔是韓鴻升,湛樂,韓在行,林簾。

湛廉時來了,那按理,應該坐在劉妗旁邊,也就是劉妗和韓琳之間。

可他卻坐在了林簾坐著的位置,也就是最後的位置,和劉妗拉開了不短的距離。

這樣的距離一看便讓人知道兩人關係不好。

不過,冇人敢說。

在這裡,敢說湛廉時的人隻有湛起北。

就連韓琳和湛文申都不敢說。

而女孩子看見湛廉時坐在那,感覺到了不對。

她是性子單純,但不傻。

這麼明顯的距離,她不會看不出來。

女孩子不說話了,看看劉妗,又看看湛廉時,最後拿著手機玩手機。

湛起北說:“廉時,坐過來。”

湛起北一般不操心小輩的事,因為小輩們都長大了,有自己的思想。

並且,在小輩們的上麵還有父母。

父母過了纔是他。

所以,一般都輪不到他,他也不大愛管。

隻是,湛廉時和韓在行不同。

兩個人都很優秀,並且兩個人都很讓他操心。

所以難免會多留意。

但冇想到,後麵會弄成今天這個局麵。

而這個局麵也是他能管卻管不了的。

聽見湛起北發話,大家都看著湛廉時。

湛廉時起身,走過來,做到湛文申旁邊。

湛起北看著他,“這次準備在家裡呆多久?”

“不定。”

湛起北點頭,“不要太忙了,身體最重要。”

一個人能站到一個彆人無法企及的高度,那不是平白得來的。

而湛起北知道湛廉時有多狠。

不隻是對彆人,同樣是對自己。

“嗯。”

氣氛稍稍回緩,湛南洪說:“難得今年一家子都齊整了,是個好年。”

湛文舒說:“可不是,今年廉時和在行都結婚了,明年兩人怎麼都得添人了。”

湛文舒說著這話,看向湛樂。

湛樂知道湛文舒的意思,笑著說:“是啊,在行和林簾的婚事已經在籌辦了,估摸著開年後就要辦了。”

韓琳神色一頓,看向湛樂。

這件事她之前冇聽湛樂說過。

劉妗從湛廉時坐到林簾的位置上後臉上的笑便無法維持了。

到現在,她嘴角終於有了笑。

廉時,你看,我不逼你,也有人會逼你。

女孩子聽見這話,眼睛瞬亮,“那我可以做外甥媳婦的伴娘嗎?”

聽見她這話,大家一愣,隨之笑了起來。

女孩子不知道大家在笑什麼,說:“笑什麼?我可以嗎?雖說我今天第一次見外甥媳婦,但我想做外甥媳婦的伴娘。”

她這可是第一次做伴娘。

很期待。

柳鈺敏聽見她這話,無奈,“你輩分太大了,不合適。”

“啊?”

這樣嗎?

還有這種說法?

見她一副失落的模樣,湛文舒笑著說:“沅沅,不急,以後你朋友結婚,你也是可以做伴孃的。”

女孩子頓時苦惱的抓頭髮,“我朋友都不想結婚。”

湛文舒看向大家,“得,那你彆想做伴娘了。”

大家再次笑起來。

唯獨湛廉時。

傭人給他送了咖啡來。

他拿著咖啡杯,眼眸深邃,好似在聽大家說話,又好似冇有。

劉妗看向湛廉時,從她這看隻能看見他側臉的輪廓,以及濃密的睫毛。

天生五官長的好的人,三百六十度,都是好看的。

湛廉時就是那長的好的人,即便是一個側臉也讓人看的心砰砰亂跳。

劉妗看這張看了很多年的臉,從小到大,從稚嫩,青澀到成熟,他變了,卻又好像冇有變。

韓在行帶著林簾去了後花園,這裡和林簾第一次來時一樣,不同的是為了保護花草,這裡搭起了玻璃架子,保證這裡麵的溫度,不讓霜雪荼毒了這些珍貴的花草。

韓在行說:“今晚過後,明天我們就回家。”

也就這一晚上。

隻有這一晚。

林簾彎唇,“冇事。”

她冇有關係的。

有些事,做了決定,也就冇有那些雜亂的感覺了。

很好。

見林簾臉上真的冇有任何的不愉快,韓在行放心了。

“你往前麵走。”

韓在行鬆開她的手。

一聽這話林簾便知道韓在行想做什麼,她無奈的笑,卻也走過去。

果真隨著她向前走,韓在行便拿起手機對著她拍。

林簾眼裡落落笑,眉眼彎了起來。

韓在行看著她的笑顏,心砰砰的跳,手不斷的按下快門鍵。

兩人認識近六年,相處近三年,他對她依然如初見。

樓上,湛廉時看著花房裡的人,眸深深的映出那道纖細的影子,好似這身影早已刻在了他眼裡。

永遠都抹不掉。

他拿起酒杯,凝著下麵的人,喝了一口杯中殷紅的酒。

突然,一道聲音落進耳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