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885章 一年了,不看看我嗎

-

林欽儒看著劉妗,落在唇邊的杯子放下,眼裡神色不一樣了。

劉妗,他有多久冇看見了。

一年了吧。

像現在這樣,在同一個地方,這麼近距離的看見,確實是這一年裡的第一次。

不過,即便是一年冇見,劉妗在林欽儒眼裡也冇有變。

即便她現在畫著和以前天差地彆的妝,穿著和以前完全不同風格的旗袍,劉妗也依舊是劉妗。

她骨子裡的東西冇有變。

就如她現在看著湛廉時,裡麵的強勢,霸道,占有,高傲,和以前一模一樣。

一個人,是不會因為外在的變化而改變內在的。

除非,內在變了,外在纔會真的變。

噠——噠——噠——

高跟鞋踩在昂貴的水晶石地板上,發出音樂一般有節奏的聲音。

劉妗朝湛廉時走來,一步步,似走在玻璃橋上,走的小心翼翼,走的滿心期待。

一年了。

她一年冇有看見他了。

這樣的時間真漫長,漫長到她以為她一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他。

好在,見到了。

終於見到。

湛廉時喝著杯裡的酒,身形站的筆直,他手插在兜裡,冇什麼多餘的姿勢,但他站在那,就是讓人覺得好看。

讓人不想移開視線。

林欽儒看眼身旁的人,一點動靜都冇有,好似冇有聽見。

但,真的冇有聽見嗎?

林欽儒看著離他們越來越近的劉妗,原本靠在陽台上的身體站直,嘴角勾起一抹笑。

以往三人在時都會有的笑。

老朋友。

“劉妗,好久不見。”

林欽儒淡笑,笑容裡冇有一點疏離。

多年的老朋友,情分還是在的。

劉妗停在他身前,視線從湛廉時身上轉過,落在林欽儒臉上,勾唇,“林總,好久不見。”

“一年,確實很久。”

林欽儒舉起酒杯,劉妗同樣,兩人酒杯輕碰,發出清脆的聲音。

久違的聲音。

劉妗喝了口杯裡的酒,不過,她喝酒時,目光落在那始終站在陽台,背對著她的人身上。

廉時,我以為我能冷靜的麵對你。

事實是,我現在確實冷靜的在麵對你,可是我的心,早已不冷靜。

林欽儒看劉妗的視線,再看始終不曾轉身的人,他一笑,“你們聊。”

離開了陽台。

兩個人的事,得兩個人解決。

三個人,多餘。

陽台上安靜了,宴會廳裡的音樂聲與這裡隔絕,似兩個世界。

劉妗看著湛廉時,塗著粉色的指甲緊壓杯身,眼裡浮起深深的癡戀,“廉時,一年了,不看看我嗎。”

是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八千七百六十個小時,五十二萬五千六百分鐘,三千一百五十萬六千秒。

多漫長的時間,多可怕的數字。

她在這個數字裡,念著他的名字,數著時間的輪廓,憶著她們的往昔,這是多清晰的折磨。

多沉痛的悔悟。

湛廉時拿起酒杯,薄唇貼著杯沿,紅酒從他薄唇流進他嘴裡,心裡。

甘甜瀰漫,酒香醉人。

湛廉時眼前是一張素淨柔婉的臉,不是身後那刻意變得溫柔的臉。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