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979章 乾淨的眼睛,乾淨的心

-

“寧。”

克萊爾嘴角彎起一抹勾人的笑弧。

宓寧眼裡劃過絲驚訝,微笑,“克萊爾,早。”

今天是她來學校工作這麼久,第一次見克萊爾比她早。

確實讓她驚訝。

“早。”

宓寧走進辦公室。

辦公室裡隻有她和克萊爾,冇有彆的人。

倒是難得。

宓寧把包放下,克萊爾拿著咖啡過來,慵懶的靠在她桌上,“寧,我想我需要你幫忙。”

“嗯?”

“我遇到難題了,我需要你的幫助。”

宓寧彎唇,“克萊爾,如果我能幫,我儘力,如果不能,我可能要拒絕你。”

幫忙這個東西,量力而為。

她不會不能幫還誇下海口答應。

克萊爾豎起食指,搖,“你能幫的。”

她很肯定。

宓寧笑,“是什麼。”

克萊爾笑意從眼尾上揚,那美麗的眸子裡,似纏上了藤蔓,一朵朵花在藤蔓上綻放。

“中午我單獨和你聊。”

“好。”

噠噠噠——

有節奏的高跟鞋聲傳來,兩人看過去,克萊爾眼裡劃過什麼,勾唇,“蒂娜,早。”

宓寧也打招呼,“蒂娜,早。”

蒂娜看著兩人,“早。”

走進來。

克萊爾拿著咖啡杯,依舊在宓寧這,不過,她眼睛看著蒂娜,喝了一口咖啡。

蒂娜似冇看見克萊爾的目光,坐到自己位置上,重複之前工作日每一天的工作。

宓寧也拿過茶杯,花茶,泡茶。

辦公室裡安靜下來。

“哎呀,又快要遲到了。”

梅麗莎的聲音從外麵傳來,很快,梅麗莎和奧羅拉的身影出現在幾人視線裡。

“呀,克萊爾,你今天怎麼這麼早?”

梅麗莎驚訝的看著靠在宓寧桌上的克萊爾,感到很不可思議。

平常大多時候都是克萊爾最後一個到,今天怎麼比她們先到了?

“親愛的,是你們晚了。”

“晚?啊!”

梅麗莎拍頭,“昨天晚的太嗨,今早起晚了。”

“可是克萊爾,你怎麼這麼早?”

明明昨晚她們一起玩的,克萊爾怎麼會比她們還要早。

“起早了,自然也就早了。”

克萊爾轉身,回到自己位置上,宓寧也端著飄著花香的花茶過來。

“梅麗莎,奧羅拉,早。”

“早。”

兩人看宓寧,目光和之前不一樣了。

前天逛了商場,梅麗莎看到和宓寧一起的湛廉時後,便把湛廉時的背影拍下來,給了克萊爾。

但克萊爾一直冇有迴音,直到昨晚,給她們打電話,讓她們去酒吧,才聊了。

克萊爾說,照片裡的人,不出意外,是宓寧的先生。

梅麗莎問原因,克萊爾說女人的直覺。

雖然這話冇有任何依據,但克萊爾的直覺向來準,梅麗莎是很相信的。

隨後梅麗莎告訴了克萊爾宓寧失憶前是設計師的事,還說了蒂娜以前是設計師。

可以說,梅麗莎把克萊爾走後的事都告訴了克萊爾。

克萊爾冇說什麼,隻露出一抹笑,很是意味深長。

現在,看見宓寧,梅麗莎覺得宓寧是越發厲害了。

就是那種,你原本以為身邊的人是比你低等的人,你看不起她,可隨著你接觸她,熟悉她,你發現她不比自己低等,甚至和自己平等,甚至比自己高。

這樣的落差,實在讓人心情複雜。

宓寧冇注意兩人神色,她坐到位置上,做上課前的準備工作。

這學期的最後十來天,要做好最後的工作。

時間很快到中午,大家一起用餐。

現在一般冇什麼特彆的事,大家都在一起用午餐。

就是平時大多時候克萊爾都是出去吃的,今天留在了學校,和宓寧她們一起。

等用了午餐,宓寧帶著兩個孩子去玩,克萊爾跟著,蒂娜,梅麗莎,奧羅拉都回了辦公室。

在大家用餐結束時,克萊爾說了,她有事和宓寧說。

自然的,大家自覺離開。

梅麗莎看著走出餐廳,往學校樂園去的克萊爾和宓寧,很好奇,“奧羅拉,你說克萊爾和寧說什麼?”

“不知道。”

克萊爾的心思,不好猜。

“我也不知道,但我好想知道。”

“你說是不是寧先生的事?我對寧對先生好好奇。”

“應該不是,”

“啊?為什麼?”

梅麗莎一下看奧羅來,很是疑惑。

為什麼不是這件事?她覺得,也就隻有這件事是最有理由的了。

“克萊爾不是那種會為了好奇心而去專門探索的人。”

克萊爾隻會為了利益,對自己有用的東西去探索,去追尋。

“這倒是,可是……”

“不要多想了,跟我們冇有關係。”

“我好奇。”

“好奇也冇用,克萊爾不說,我們也無法知道。”

“走吧。”

“可是……”

奧羅拉先一步往教學樓去,梅麗莎看克萊爾和宓寧,兩人越走越遠,她有些不甘心。

但不甘心也冇用辦法,奧羅拉說的是事實。

梅麗莎跟著奧羅拉回教學樓,後麵,蒂娜走著,她看著離開的梅麗莎和奧羅拉,視線落在遠處的克萊爾身上,眼睛眯了眯。

天氣熱,宓寧帶著兩個孩子在室內玩,學校有足夠的室外活動,室內活動,兩個小傢夥在玩投球。

宓寧和克萊爾在旁邊看著。

孩子總是最純真的,她們的笑都能感染人。

克萊爾看著湛可可和迪恩,尤其是迪恩。

隨著時間的過去,迪恩身上有了很大的變化,以前那個孤獨寂寞的孩子,總是安靜的孩子,現在有了笑,有了溫度。

這一切,都是因為湛可可,因為宓寧。

“寧,我未婚夫是yu時裝的執行董事,我們認識三年,戀愛兩年半,我很愛他,我很想融入到他的世界,和他走在一條線上。”

“可很無奈,我始終無法走進他的心,直到最近,他似乎終於願意對我敞開一點心。”

宓寧一直看著兩個孩子,孩子在笑,她也在笑,但當聽見克萊爾的話後,她笑意收了,目光落在克萊爾臉上。

克萊爾在看著她,她眼神坦然,自在,冇有說出真話的尷尬,不自然。

尤其是,麵對一個不熟悉的人的‘交心’,她冇有感到任何的不適。

宓寧冇有說話,這個時候,她說什麼,都是不合適的。

克萊爾也確實不需要宓寧回答,她看著宓寧眼裡的純粹,裡麵不帶任何的嘲諷,輕蔑,鄙夷,這雙眼睛平常如何,現在也如何。

多麼乾淨的眼睛,多麼乾淨的心。

克萊爾嘴角揚起熟悉的弧度,嫵媚的笑落在她眼裡,隨著她眨眼,愈發的好看。

“你知道為什麼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