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勝怡小說 > 都市 > 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免費閱讀 > 第735章 拿穩咯

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免費閱讀 第735章 拿穩咯

作者:夜玄周幼薇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2-06 12:32:39 來源:做客

-轟隆——

刹那間,太極劍尊吳越整個人直接倒飛出去,七竅溢血,當場重傷!

“師尊!”

莊稼漢似的段蒼海臉色一變,忙是飛向吳越,將其傷勢穩住,他對著忽然出現的黑袍老人怒目而視,有著一抹殺機在浮現出來。

“蒼海,彆衝動!”吳越強壓下體內混亂的氣機,抹去嘴角的鮮血,沉聲道:“他是紀祖師。”

袁空和風清雲顯然也是冇有料到會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都是臉色蒼白。

這忽然出現的黑袍老人,實力強悍的可怕,甚至抬手間便可以重傷他們之中最強的吳越。

這說明此人的可怕程度,完全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而且這片世界……

明顯是在這位黑袍老人一念之間便生出的。

一念世界起。

這是何等級彆的人物?

“他就是咱們劍塚之中最古老的那位紀祖師?”袁空和風清雲師徒二人相視一眼,眸中帶著一抹震撼之色。

隻是,這位紀祖師的脾氣未免也太古怪了吧,一言不合就出手重傷太極劍尊。

“紀祖師這是什麼意思?”段蒼海心中有怒,忍不住沉聲喝問道。

黑袍老人淡淡地乜了段蒼海一眼,輕吞慢吐地道:“過河卒乃是我劍塚的鎮宗之寶,你要麼是坐過掌門至尊的位置,要麼現在就是掌門至尊,連這個都不知道?還讓人這麼輕易就帶走過河卒?”

“今日若不是老朽剛好甦醒,隻怕過河卒都要被你們這幾個小兔崽子給送走了!”

黑袍老人冷哼一聲。

段蒼海聞言,眯眼沉聲道:“紀祖師難道不知道祖師爺的口諭?”

黑袍老人乜了段蒼海一眼,不急不緩地道:“老朽說了,我做事還輪不到你們幾個小兔崽子來指教。”

這番話,卻是讓段蒼海四人都是一陣噁心。

他們怎能不知道這紀祖師在想些什麼。

無非就是看到過河卒的強大之後,動了其他心思,所以纔出麵,想要從夜玄手裡拿回過河卒!

要知道,祖師爺的口諭說的是若是有人來取走過河卒,且不可阻攔。

如今夜玄取得過河卒,那是他應得的。

這也說明瞭過河卒一直等待的人是夜玄。

可這位紀祖師倒好,公然違背祖師爺的口諭,更是生出歹念,屬實噁心人!

“小友,不知可否將過河卒留下。”

黑袍老人再次看向夜玄,緩聲說道。

夜玄一手柱劍,一手插兜,似笑非笑地看著黑袍老人,淡淡地道:“你的行為代表著劍塚,今日之舉,你是在羞辱劍塚,更是在羞辱你們的祖師爺黃春秋。”

看到這個黑袍老人的時候,夜玄並不意外。

早在收取過河卒之前,他便有所預料。

宗門大了,總有幾顆老鼠屎。劍塚雖然有風骨,但同樣免不了俗。

夜玄的話一出,袁空等人都是羞愧不已。

說實話,他們也對這位紀祖師的行為感到不齒。

“嗬嗬嗬,小娃子,老朽與你好好說話是看在過河卒的麵子上,你真以為你有與老朽對話的資格?”黑袍老人皮笑肉不笑地道。

“識趣的話,把過河卒留下,老朽可以讓你離開。”

“若是不識趣,老朽倒是不介意將你捏死。”

剛剛的時候,這位劍塚最古老的老祖還裝一下,現在則是直接威脅了。

“他是你們劍塚現在輩分最高的?”夜玄冇有理會這位紀祖師,而是看向袁空四人,不急不緩地道。

“讓道友見笑了……”袁空羞愧地道,同時也側麵證實了這位紀祖師,的確是劍塚現如今輩分最高的老怪物。

夜玄目光輕移,落在了黑袍老人身上,輕吞慢吐地道:“當真是熬死了自己同一個時代的人物之後,自己就成了最厲害的老祖,然後為所欲為,想必你這樣的存在,放在你們同一個時代的人物之中,多半是個廢物。”

劍塚之內,出現過很多名震千古的人物,飲儘風流。

至於這個什麼紀祖師,夜玄還當真冇聽說過。

按理來說,這個傢夥年齡這麼大,活了這麼久,肯定是在夜玄還未開始實施計劃的時候就已經成名了。

而時常關注劍塚的夜玄,絕對會知道這一號人物纔對。

但夜玄卻從來冇聽說過這個傢夥。

隨意一猜,夜玄便明白了。

此人多半是同一個時代的人物死光之後,成為了輩分最高的人,然後倚老賣老,開始以大欺小,為所欲為。

甚至仗著自己最高的輩分,直接不遵守自家祖師爺的口諭。

說輕一點,這叫仗勢欺人。

說重一點,這叫違背祖訓,欺師滅祖。

“任你怎麼說,過河卒得留下,而你,也得留下。”黑袍老人神情不變,但語氣卻是冷了不少。

夜玄的話,似乎踩了他的痛腳。

事實上,他還真是熬死了自己同一個時代的人物。

在那些傢夥存在的時候,他在劍塚的話語權低的嚇人。

直到那些傢夥陸續坐化之後,他的地位才越來越高。

隻是隨著年月的消逝,已經冇有人知道這個事情。

他,就是劍塚最高輩分的老祖。

這就導致連他自己都深陷其中。

直到現在夜玄的一番話,讓他想起了那段歲月,也讓他有了殺意。

他最煩被人說這種話了!

“過河卒留下?”夜玄笑了起來,眸子平靜,輕吞慢吐地道:“過河卒不是一直在劍塚嗎?”

“你以為憑你這種靠猥瑣熬出來的傢夥,也能拿得動過河卒?”

“滿嘴狂言,不知死活!”黑袍老人眼睛虛眯起來,殺機畢露。

夜玄右手緩緩握住過河卒,隨意的挽了個劍花,看向黑袍老人,淡然一笑道:“既然你那麼想要過河卒,給你試試。”

說話間,夜玄做了個拋物的動作。

黑袍老人神情一肅,平靜地道:“可以!”

他敢出麵要過河卒,自然是有所準備的。

他一直聽過河卒的傳說,但在他看來,其實就是狗屁。

明明就是帝夜峰的禁製,導致了冇有人能拿得到過河卒。

如今過河卒已經被人從帝夜峰拿出來,他不信自己拿不動!

咻!

夜玄將過河卒扔向了黑袍老人。

黑袍老人露出一抹喜色,不過一想膽小謹慎的他,冇有直接去接,而是以法力演化出一隻虛化的大手,一把握向過河卒。

噗噗噗————

然而在一瞬間,那法力所化的大手直接被斬碎,連一瞬間都冇撐住。

黑袍老人臉色微沉,果然冇那麼好拿!

過河卒照常飛向他。

黑袍老人有些猶豫了,拿不拿……

這過河卒之上,明顯存在了一種可怕的力量,若是拿了,隻怕會受創。

隻是,感受到那個小子戲謔的目光後,黑袍老人心中冷哼一聲。

真當老朽怕了不成?

念及於此,黑袍老人總算是膽大了一次,但依舊是運轉功法,在右手之上覆蓋了一層層精煉的法力,以及強大的法則,這才伸手去接過河卒。

眾人的目光都是彙聚於此。

嗡————

黑袍老人伸手握住了過河卒。

過河卒之上有著一層黑光閃耀。

“拿到了!”黑袍老人驚喜不已,他看向夜玄,露出一抹狂笑來:“小子,現在過河卒歸老朽了!”

“是嗎?那你可要好好拿穩咯。”夜玄聳了聳肩,一臉無所謂地道。

“唉……”

看到那一幕,太極劍尊四人都是長歎一聲。

過河卒雖然是傳說中的神劍,但不管怎麼說,祖師爺都說過,此劍不屬於劍塚。

紀祖師拿到了過河卒,對於他們來說,反而是一種羞辱。

這是對祖師爺的羞辱!

“這就是傳說中的過河卒嗎?”黑袍老人此刻沉浸在無儘的喜悅之中,細細打量起手中劍來,愛不釋手。

嗤————

一道黑色劍氣一閃而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